首页 > 国际 > 福山:美国两党政治已沦为“部落政治”

福山:美国两党政治已沦为“部落政治”

2021-02-05 11:59:10 点击:13 来自:科学纪实

原标题:福山:美国两党政治已沦为“部落政治”

最近,曾以“历史终结论”闻名的日裔美国学者弗朗西斯•福山,在《外交事务》杂志发表了名为《病入膏肓?特朗普时代如何加速美国政治衰退》的文章。福山认为,美国近年来深陷政治僵局和衰退,两党尤其是共和党已沦落成“部落政治”。

侠客岛做了摘编,一起来看。

福山:美国两党政治已沦为“部落政治”美国国会大厦遇袭后混乱场景

2014年我曾撰文对美国根深蒂固的政治衰退表示遗憾,认为美国的治理机构正在不断失灵。我在文中写道:“随着知识体系僵化、各方政治力量固化,美国内部改革阻力重重,如果既有政治秩序不受重大冲击,情况恐怕难有改观。”

此后几年,桑德斯和特朗普崛起,这似乎让“重大冲击”的出现成为可能。重温2016年美国大选,我看到“两派选民都在反抗他们认为腐败、假公济私的建制派,转而支持激进的新兴势力”。

但我也警告:民粹十字军兜售的所谓“良方妙药”没什么功效,只会阻碍美国发展,让情况变得更糟。

遗憾的是,美国人最终吞下了这个恶果——特朗普入主白宫。情势急转直下,并以世所未料的速度和规模持续恶化,直至暴徒闯入美国国会大厦,一场由美国总统煽动的暴乱最终上演。

但酝酿危机的土壤从未改变。美国政府依然被强大的精英集团控制,而后者为一己私利扭曲政策,从整体上破坏了政权合法性。

此外,美国政治体制日益僵化,无法自我革新。虽然宪法规定的分权制衡体制依旧发挥效力,使特朗普未能推翻2020年的大选结果。但权力制衡也是双刃剑。它能约束特朗普,也能限制革新的努力。

美国政治出现了根本性的功能障碍,就是国家的制衡机构与政治两极化相互作用,导致改革停滞和无休止的党争,而且这种极化已愈发深重和危险。

福山:美国两党政治已沦为“部落政治”美国国会大厦外火光一片

日渐便捷的通讯技术成了政治两极化的驱动力之一,它削弱了既有机构塑造公众信念的能力。

近期一项民调显示,如今,77%的共和党人认为2020年大选存在严重舞弊。人们一直在谈论右翼日益增长的专制倾向,这在特朗普及其众多支持者身上彰显无遗。数以千万计的人投票给特朗普并继续支持他,这并非因为他们摒弃民主,相反,他们认为反对“操纵选举的民主党”是在捍卫美国的民主。

此外,对政策问题的争论转变为身份认同的冲突,已不可估量地加剧了美国的政治两极化。在两极化初现端倪的上世纪90年代,美国左右两翼在税率、医疗保险、堕胎、枪支管理以及海外战争等问题上存在分歧。

这些问题至今没有消失,但已被特定群体的身份认同及归属问题取代。群体是如何划分的呢?种族、民族、性别或者其他广义的社会标签。所以,美国的政党与其说是讨论政策取向,不如称作是以身份划界的“部落政治”。

部落主义兴起,在共和党内表现得最为明显。

特朗普轻而易举地让共和党及其选民放弃了推崇自由贸易、支持全球民主、敌视独裁统治等核心原则。随着特朗普的神经质和自我陶醉程度加深,共和党变得越来越个人化。在特朗普的总统任期内,你是否共和党人,取决于你对特朗普的效忠程度:如果你稍有背离,批评他的任何言行,你就会被解雇。

这一趋势演变到极处,便是该党拒绝在2020年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提出纲领,只是简单申明将无条件支持特朗普。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戴口罩和防疫等科学问题竟成为党派问题。

福山:美国两党政治已沦为“部落政治”戴口罩与否之争

这一切的基础是2016年后加剧的美国社会分化。

在地理分布和人口构成上,这一分化显露无遗。如政治学家乔纳森•罗登所言,支持和反对特朗普的最大相关性因素是人口密度。美国被分为“蓝色”的城市和近郊、“红色”的远郊和乡村,呈现出极大的文化价值观分裂。

此外,有些事情还不能完全用地理和人口结构因素解释。去年秋天所做的一项民调发现,近1/4的共和党人和其支持者相信QAnon阴谋论的荒诞主张,即“一群崇拜撒旦、运作儿童性产业的精英正试图掌控政治和媒体”。共和党如此蛊惑民众,已不再是基于理念或政策的政党,更类似于邪教了。

拜登就职后,美国将何去何从?这谁也说不准。人们担心的不确定因素是共和党内部会发生什么。

由于暴力冲击国会大厦实在太出格,一些共和党人与特朗普分道扬镳。在政治上,特朗普的当选并未让共和党处于强势地位:该党2017年拿下总统席位、主导参众两院后,并无力量掌握任何一个机构,反倒是特朗普个人在党内占据主导地位。

可以想见,随着前任政府中的共和党人下台,出于扩大党内联盟以赢得未来选举的需要,共和党会缓慢但稳步地重夺主动权。或者,特朗普也可以通过把自己塑造成为国牺牲一切的角色,来保持对共和党的控制。

在极端情况下,特朗普及其铁杆支持者也可能会变成“地下恐怖分子”,用暴力来回击他们认为不合法的拜登政府。

一切如何发展,将在未来几年对全球秩序产生重大影响。特朗普给世界送上了一份“大礼”:一个分裂的、充满内忧的、与民主理想背道而驰的美国。拜登凭借民主党在国会的勉强过半席位入主白宫,但恐怕也难以让美国恢复以往的国际地位。

福山:美国两党政治已沦为“部落政治”拜登

编译/云中歌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0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Copyright © 2018-2020 热点新闻网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热点新闻网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