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体育 > “铁娘子”的禁忌与图腾 泳联副主席周继红二三事

“铁娘子”的禁忌与图腾 泳联副主席周继红二三事

2021-06-09 09:00:14 点击:95 来自:让我眼熟的你

导语

日前,周继红当选国际泳联副主席,成为国际泳联首位女性副主席。她集万千荣誉于一身,却毁誉参半。她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掌门人?本文结合我之前的采访素材,以及最新的采访内容集合而成。

作者丨张宾

图片丨来自网络

“铁娘子”的禁忌与图腾 泳联副主席周继红二三事

北京时间6月5日,在多哈举行的国际泳联代表大会上,周继红当选国际泳联副主席。她因此也成为了国际泳联历史上首位女性副主席。

目前,周继红同时身兼游泳中心副主任、中国游泳协会主席、中国跳水协会主席、中国跳水队领队等多职。这位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跳水冠军,如今成为了中国游泳圈和跳水圈的话事人。

她从来没有担任过中国跳水队总教练一职,但始终在行使着总教练的权利。她麾下的弟子们拿奥运冠军、世界冠军拿到手软,但她的身上也从来没缺少过争议。与田亮的矛盾,以及后来的“奖金门”、“内定门”让她毁誉参半。

在做跳水记者时,我与她打过多年交道,也曾经多次专访过她。最近这些年,远离跳水一线之后,对于她的变化与成长缺乏了解,为此也专门采访了一个与她私交甚笃的朋友,希望从几个细节入手为大家勾勒出一个更加立体的周继红。

“业务就是我生活的重心”

“铁娘子”的禁忌与图腾 泳联副主席周继红二三事

在刚入行不久,我就听说了一个与周继红有关的一则段子。某权威媒体曾经有一名专项记者,刚刚接手跳水这个项目。她第一次前往中国跳水队采访,与周继红进行了亲切的交流,自报家门之后希望与对方展开更密切的合作。

双方在友好的气氛下进行了第一次亲密接触。但是,在这次采访的尾声,该记者或许是为了拉近与周继红之间的关系,问了对方一个问题——“领队,您以前是从事什么项目的?”

在各支国家队中,领队的身份比较特殊,属于行政职务,很多领队甚至并不是运动员出身。放在其他运动队,这个问题算不上突兀,但用这个问题去问中国首位跳水奥运金牌得主多少显得无厘头。这位记者采访跳水的前景可想而知。没过多久,该媒体就更换了跳水专项记者。

对于这个坊间流传的段子,我没有去求证过当事人,但却也亲身领教过周继红对于业务的严苛。如果记者在提问时出现了业务上的错误,一定会被周继红当场纠正过来,而且这种纠正是本能的反应。

107B)这个动作曾经是郭晶晶的梦魇,吴敏霞在这个动作上也跳出过零分。对于跳水记者来说,说错跳水动作代码比较经常,有时候也是无心之失,但得到的结果一定是被无情地纠正过来。一个同行曾经将这个动作说成了107C,周继红第一时间脱口而出“107B”。类似的情景在我的跳水记者生涯中不止一次发生过。

我也有被她当场纠正错误的经历。2010年在常州举行的跳水世界杯,乌克兰组合科瓦沙/普利格罗夫在男子三米板双人项目上给中国队制造了不少麻烦。在两年后专访周继红时,我误将乌克兰组合记成了俄罗斯组合,同样被周继红当场纠正过来。

“她是一个极端敬业的人。在2019年年底之前,她基本上每晚都在队里呆到7、8点。去年疫情期间,她身体不适,再加上行政工作较多,不再像之前那么紧盯,但她的主要精力还是放在跳水这边。她精力真的是非常充沛,让人不得不佩服。”知情人如此评价周继红。她也曾经向我表示过:“业务就是我生活的重心”。

禁忌与冒犯

“铁娘子”的禁忌与图腾 泳联副主席周继红二三事

周继红身上从来没有缺少过争议。在我2006年刚刚接触跳水这个项目时,她与田亮之间的战争硝烟尚未散去。在那个时候,她是一个非常难接触的采访对象。我也曾经历过多次电话采访被她以“开车”、“开会”为由生硬拒绝。

北京奥运会,中国跳水队只差男子十米台这一枚金牌就实现了包揽。但巨大成功背后,围绕在她身上的纷争却从未停歇。前跳水队副总教练于芬实名举报周继红侵吞奖金,成为了当年的舆论热点。

2009年全运会,跳水项目金牌“内定门”爆出,又一次将周继红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你是哪个单位的?”更是在当年成为了热门流行语。那个被她质问的女记者就是我当年的同事。

巨大的舆论漩涡之下,“田亮”、“于芬”均成为了周继红的禁忌。2008年初,在于芬吵着想重返国家队时,所有记者都想知道周继红的态度,但是在跳水世界杯的发布会上却无人敢问。《文汇报》的记者解了同行们的燃眉之急,他在发布会上向周继红抛出了这样一个问题——“现阶段国家跳水队有没有调整教练的计划?”这个提问非常巧妙,同行们会心一笑,周继红也笑了,马上领会到问题背后的深意。无论是记者,还是周继红都没有提到于芬的名字,却将于芬回归国家队的大门关死。这是于芬后来举报周继红侵吞奖金的诱因之一。

周继红还有一个忌讳,就是“丢金”。在她看来,金牌从来不天经地义属于中国队,何来“丢金”一说。我曾经在一次采访中无意提到了“丢金”这两个字,周继红并无明确表示,周围的同行前辈们纷纷纠正我,“在周领队面前不能说丢金”。

周继红的这些禁忌并非是不能逾越的红线。伦敦奥运会之前,在济南专访周继红时,我就主动问到了“奖金门”、“内定门”。周继红的回答也比较坦诚,表示在当时不介意是不可能的,人总有受委屈的时候,“但还是要分阶段面对,回过头再想想,其实没什么好介意的。”

当年的个别门户网站在转载这篇专访时,打出了一个耸人听闻的标题——“‘奖金门’‘内定门’其实很介意”。这曲解了周继红的本意,属于断章取义。对于这个耸人听闻的标题,周继红确实没有介意,并没有因此指责过我。

那次采访过程中,周继红承认,她会让人觉得自己不好接触,“我不太会委婉或者婉转地去拒绝,比较直接。有时候,让人家心里很不舒服,难免觉得我比较硬,不好接触。”不过,从2012年开始,她逐渐开始尝试改变。

知情人告诉我,如今的周继红更加成熟,对于“丢金”之类的说法也不会在意了,“可能是08年前后压力比较大,现在好多了。她也在不断地成熟和成长。”去年疫情期间,记者们无法前往跳水馆采访,周继红客串记者来向运动员提问,搞得队员们一脸懵,也让跳水记者们颇为惊诧。

铁腕也柔情

“铁娘子”的禁忌与图腾 泳联副主席周继红二三事

周继红还有一个绰号——“铁娘子”。对于这个称谓,她本人并不感冒,“这是你们给我的定位,我没办法给自己定位。”

不过,这么多年以来,她对于中国跳水队都是铁腕治军。知情人告诉我,周继红在队规执行方面非常严格,一旦违反了队规,无论腕大腕小,都一视同仁。从我开始跑跳水这个项目开始,队员就不得私自接受媒体的采访,教练亦然。

仁川亚运会时,我通过周继红约了吴敏霞的专访。当我在看台上找到吴敏霞时,她一脸茫然,表示没有得到领队的许可无法接受专访。直到看见周继红发给我的短信,她才欣然接受了采访。

周继红铁腕治军的背后也有柔情的一面。知情人透露,每届奥运会之前,她都会为队员们挑选一些带有美好寓意的礼物。北京奥运会之前,她送给队员的是纯金的项链。“项链是奥运会特许商品,她自己掏钱买的。”知情人说。里约奥运会的时候,她把所有参赛队员拉到一个微信群里,群名就叫“孩儿们”。知情人认为,这个群名体现了她对弟子们独特的情感。

在队伍的后勤保障方面,周继红也是亲力亲为。前不久,队员们参加完在上海举行的跳水冠军赛暨奥运选拔赛后,将迎来了一个短暂的假期。“周继红事无巨细在跟进队员的行程,包括去哪里休假,何时返回北京,坐哪趟航班,专门做成了一个表。”知情人说。

商业化的困境

“铁娘子”的禁忌与图腾 泳联副主席周继红二三事

在周继红治下,中国跳水队涌现出无数奥运冠军、世界冠军,但在田亮、郭晶晶之后再也没有出现过现象级的体育明星。最近这几年,跳水队的成绩没有任何滑坡,但曝光度、影响力却不及当年。

论奥运成绩,陈若琳连续两届奥运会包揽了女子跳台单人和双人的金牌,成就不输于郭晶晶。她形象气质也颇佳,却从未逼近过“一姐”的位置。对此,周继红也颇感无奈,只能感慨一句:“时代造就人,就是这个样子。”

缺乏明星,也阻碍了跳水这个项目的商业化开发。在知情人看来,中国跳水队商业化程度并不低,不缺少品牌赞助,但跳水这项运动的商业化因为多重因素而难以实现飞升。

“周继红对于中国跳水队的商业化运作比较上心。队伍早就实行扁平化管理,以一个整体的形象进行商业包装。在周继红意识里面,只要成绩好,就不会缺少赞助商。但是她个人的思维意识、知识结构,以及缺乏专业化的团队,再加上跳水这个项目的局限性和社会环境的因素,使这个项目在商业化方面难以破局。这并不是跳水这项运动独有的困境,很多奥运项目都面临着相似的处境。”知情人如此表示。

身为国际泳联副主席以及中国游泳协会主席、中国跳水协会主席,周继红在率队完成奥运会任务之后,推进游泳和跳水这两个项目的商业化进程也是肩上不可推卸的重担。

体育产业独立评论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0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Copyright © 2018-2020 热点新闻网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热点新闻网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