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房产 > 三道红线这一指标为何难降?

三道红线这一指标为何难降?

2021-06-05 17:29:13 点击:17 来自:紫薇公主

从“剔除预收账款的资产负债率”这一指标也可发现,房企资产结构中负债占比较大极为普遍,地产行业“降杠杆”依然任重道远。目前,“碧万恒融”四大地产龙头均踩中这一红线。

在“三道红线”高压下,房企开始集体降杠杆。但从2020年末数据看,诸多企业离监管要求仍有距离,行业风险因素仍在出清中。

截至4月20日,在第一财经记者统计的79家房企中,“红档”企业有4家,“橙档”企业有7家,“黄档”企业共33家,“绿档”企业共35家。四家红档企业分别为中国恒大、富力地产、首开股份、华远地产。

尽管成功“降档”的企业越来越多,但细究可发现,许多房企是通过长短债债务置换、增加少数股东权益等手段优化指标,背后的真实负债压力仍需注意。从“剔除预收账款的资产负债率”这一指标来看,房企资产结构中负债占比较大极为普遍,地产行业“降杠杆”依然任重道远。目前,“碧万恒融”四大地产龙头均踩中这一红线,在33家黄档企业中,有30家都是卡在这一指标。

降杠杆难过这道坎

去年8月20日,住建部、央行召开重点房企座谈会,划出“三道红线”,即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大于70%、净负债率大于100%、现金短债比小于1倍。依据触线情况,房企被分为红、橙、黄、绿四档,分档设定有息负债增速阈值。

同年10月,监管部门对重点房企下发三张表:《试点房地产企业主要经营、财务指标统计监测表》、《试点房地产企业融资情况统计监测表》、《试点房地产企业表外相关负债监测表》,对现金流、投融资状况、表外负债等进行穿透式监管。

“这是行业重大游戏规则的改变,是对所有开发商的挑战。三道红线的监管是穿透式的,明股实债、表内表外全覆盖,之前的财务技巧没有任何作用。”万科董事会主席郁亮直言。

贝壳研究院高级分析师潘浩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资产负债率、净负债率和现金短债比这三个指标,分别从整体、长期、短期三个维度来衡量企业的财务风险。并不是所有企业都需要马上变绿,这个和企业本身的融资需求量有关系,在保证经营的情况下有序调整指标是更好的选择。

然而在监管压力之下,过去一年房企迅速调转车头,把降杠杆当做重中之重。控制拿地力度、加大销售回款、分拆子公司上市……诸多举措均旨在达到监管要求。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世茂等规模房企已将“三道红线”作为内部财务管控标准。

持续数月的“自控”已有成效。克而瑞数据显示,从重点房企2020年底财务情况来看,现金短债比的算数平均值为1.8,中位数为1.61;净负债率的算数平均值为75.99%,中位数为68.31%,两项指标基本都能达标。

值得注意的是,相较于现金短债比、净负债率,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成为许多房企难迈的“坎”。克而瑞数据显示,2020年重点房企该指标通过率仅有37%,虽然同比提高了15个百分点,但多数房企需要继续改进。

第一财经记者分析后也发现,在33家“黄档”企业中,有30家因踩中这一红线而未能达标,碧桂园、万科、融创、新城、绿城等房企纷纷踩线。余下三家绿景中国、上置集团、苏宁环球则是因现金短债比不达标,未能跻身“绿档”行列。

在克而瑞看来,现金短债比可通过加快资金回笼、将短期债务置换为长期债务等举措实现,改善难度最小;净负债率需通过降低有息负债规模、扩大盈利增加权益等实现;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还需要适度增加预收款来有效改善,难度最大。

“如果分子分母都减去预收的客户账款,今天大部分的周转型房企,这条红线都是需要尚待达标。”中梁控股管理层于业绩会上称,希望按自身节奏,未来两到三年内逐步改善。

阳光城方面也直言,关于扣除预收款的负债率,很多企业跟我们一样,这个指标的困难都比较大。要尽快在未来五年降到70%以下,实现三道红线全面的达标。

“净资产负债率能够反映房企的资产结构比例,是衡量房企长期偿债能力的重要指标。”潘浩认为,从结果来看,房企系统性地调整整体财务指标是长期的,因此资产负债率指标整体调整幅度有限。

行业风险仍在出清中

在上一轮地产红利期,房企实现规模跃升离不开杠杆驱动。但“三道红线”之后,弯道超车的可能性接近于零,黑马型房企难再出现。

亿翰智库直言,“三道红线”是对房企负债进行全方位穿透检查,现金短债比、净负债率、剔除预收账款的资产负债率三项指标严格压制企业风险,有息负债增速被限制,这必将限制企业规模成长速度,将企业成长周期延长化。

与此同时,基于我国期房制度,房企沉淀了大量销售资金,在交付实现制的会计制度下,这部分资金以合同负债、预收款项等形式存在于企业流动负债中。因此,为衡量房企真实的负债水平,业内采用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这一指标。

华创证券认为,如果剔除预收款项的资产负债率过高,说明企业有息负债占比过高,存在存货周转偏慢、债务负担较重等问题。若要改善,需增强销售力度,加快存货周转速度,扩大预收款项规模,捂盘惜售行为也将受到打击。

碧桂园方面表示,如果按照现有经营节奏,可在2023年6月30号前稳步变绿。“我们报给央行的计划里面,现在半年的执行情况是非常良好的,几乎是按照我们之前报的计划在推进,按照指标的倒推在安排,所以我们绝对会准点变绿。”

万科管理层表示,现在集团剔除预售帐款的负债率是70.4%,非常有信心在一季度能够回到绿档。“行业已来到管理红利时代,过往的高负债、高杠杆、高库存模式被改写,不能再依靠囤积生产资料来赚钱,靠加杠杆来赚金融红利的钱。”

祥生控股管理层也称,三条红线属于风险管控类政策,是希望企业能够主动自发地去优化调整债务结构、融资结构,保证现金流的安全。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房企“降档”已是大势所趋,但企业经营风险到底如何,不能仅看这三个指标。4月12日,标普将融信中国的展望从“稳定”调整至“负面”,惠誉也对其下调相关评级,而融信2020年末为“绿档”企业。

“2020年末,绿档房企数量增多,但多是通过减少拿地、控制负债、降低权益占比等方式实现。为实现短期快速降档,房企牺牲了一定的长期发展优势,个别房企虽降档但遭遇评级下降、融资成本进一步增加。长期来看,房企降档之路仍任重道远。”贝壳研究院称。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0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Copyright © 2018-2020 热点新闻网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热点新闻网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