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房产 > 黄金时代已过 房企年度成绩单里的毛利率普降与旧改机遇....

黄金时代已过 房企年度成绩单里的毛利率普降与旧改机遇

2021-04-06 00:32:32 点击:26 来自:笑尽往事

开年“水逆”的2020年终究过去了。这一年,房地产行业经历了停产停工、美元债发行高峰、多城出台调控新规、分拆物管平台热潮、“三道红线”、银行限贷等,房企也在发生细微地变化,透过每一个事件亦能看到它们的“艰难”。

今年3月份,港股内房股相继发布了2020年的成绩单,尽管营业收入、销售额、毛利等仍保持着一定地增长,但是增长背后毛利率、利润、利润率等却呈现下滑趋势,“增收不增利”成为了行业共同面对的问题。

毫无疑问,房地产行业已不再是“遍地黄金”的时代。其中,万科在年报致股东函中概括为:2020年是一个时代的落幕,也是一个时代的开启”。字里行间,利润至上的万科亦未能避免盈利水平下降的现实。

躺着赚钱的日子不再,并不意味着房地产行业市场萎缩,而是对开发商的经营能力有着更加高的要求。硬币总有两面。不少开发商提到“艰难”的同时,也提及公司将更近一步探索城市更新的机会,后者则被视为挽救利润颓势的重要手段。

在2020年度业绩会和年报中,富力地产、佳兆业、中国奥园、时代中国、恒大等“传统”城市更新服务商表态将会进一步加大力度布局旧改领域,而中海、龙湖、越秀地产等“新人”也宣言将入局拓展。

未来,在行业下行时期,城市更新将成为房地产行业争抢的新赛道,而在老兵与新军之间,也会有一场“大战”上演。这场比拼或将成为行业下半场的精彩看点。

毛利率普降

所谓黄金时代,即是开发商只要简单地把房子建好卖出,就能获得高额地利润。自然,这个时代成为过去地标志特征就是“钱没有那么好赚了”。而房企盈利空间下滑,在2020年中报就有迹可循。

市场研究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147家上市房企平均毛利较2019年中期的32.4%下降2.6个百分点至29.8%,平均归母净利率下降2.4个百分点至12.8%。毛利率方面,有112家上市房企毛利率处于同比下滑趋势,仅有不足三分之一的房企同比增长。

这种盈利水平下滑的状态一直延续到年底。最新统计中,2020年度,13家样本上市房企中,平均毛利率为29.34%,较2019年度的33.88%,下滑了4.54个百分点。同时,样本企业均出现不同程度地下滑,其中绿景中国、越秀地产、富力地产分别下滑了15.05个点、9.10个点、9.05个点,位居前三的位置。

黄金时代已过 房企年度成绩单里的毛利率普降与旧改机遇

毛利率下滑幅度后三位房企则为佳兆业、合景泰富和雅居乐,对应毛利率下降了0.28%、0.42%和0.5%。进一步对比发现,这些房企中毛利率下滑幅度较小,很大部分原因是期内旧改项目转化为可售货值,并支撑起公司整体的稳定盈利。

其中,佳兆业于2020年合计转化9个城市更新项目,可售面积近180万平方米,可售货值640亿元;而2019年则转化城市更新项目进入土储为89个,对应的可售货值近350亿元。按此计算,2020年可售货值增加了290亿元,增幅了82.86%。

合景泰富未公布具体城市更新可售货值对利润的贡献,管理层在业绩会上称,公司毛利率虽录得略微下降,但是依靠旧改转化的方式可以保证新增土储和利润率。其中,在广州不少项目的成本低于公开招拍挂,毛利率在35%以上。

进一步可以看到,旧改转化货值获得利润明显高于招拍挂、收并购等新增土储方式。以旧改业务作为主营业务的绿景中国为例,其主要依靠手上几个旧改转化货值项目。整体毛利率虽然下降幅度最大,但整体毛利率仍为13家样本企业中最高位,为49.1%,也高于“利润王”中海19.09个百分点。

面对旧改可观的利润,大部分开发商在加大旧改项目的转化速度。其中,富力地产近期城市更新转化超过800万平米,对应货值2600亿元;于2019年富力定下短期转化目标为“1000万平方米、货值2000亿元”,货值上已经完成目标。

奥园转化旧改为可售货值的速度也在加快,于2020年,起10个城市更新项目实现转化,其中8个项目转入土地储备,带来可售货值约382亿元。2019年可售货值转化为304亿元,与之对比,增加了78亿元,增幅为25.66%。

房企争抢新赛道

2021年2月末,网传22城将推出“集中供地”模式。北上广深,加上南京、苏州、杭州、厦门等18个二线城市将实现“两集中”,发布住宅用地公告不能超过三次。随后,广州、青岛、郑州、天津、无锡、杭州等城市相继出台集中供地新规,证实消息的准确性。

新规下,土地市场发生颠覆性的变化。不少房企管理层在今年业绩会上表示,将会降低在公开市场的拿地规模和投资额。

同时,这种变化对房企盈利能力带来进一步的考验。越秀地产董事长林昭远认为:“集中供地政策的好处是土地竞争不会像之前那么激烈,对企业盈利有一定压力,但对资金充裕的企业将较有利。”

上帝关上一道门,同时也会打开一扇窗。

好在今年“城市更新”首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集中供地”之外,开发商找到了第二个补充基本生产要素的方式和渠道。而在不少经济学家认为,城市更新可以称之为“二次城镇化”。

国内房地产行业能够有如此高速发展的机遇,也在于城镇化发展的趋势。而在“二次城镇化”中,房企自然会纷涌而入,抢占先机。

黄金时代已过 房企年度成绩单里的毛利率普降与旧改机遇

上述13家样本房企中,统计已公布的城市更新项目规模、货值均超过2019年。2020年,整体规模达到27,037万平方米,货值为40,495亿元;2019年则为17,970万平方米,货值为43,305亿元。

整体货值有所减少,原因是佳兆业未公布整体货值数据,后者仅公布了未来两年转化可售货值超过2000亿元,其中今年预估可售货值为1912亿元。此前,佳兆业宣称,2019年末,公司城市更新货值总额达到2.5万亿元。

对比发现,中国奥园在过去一年布局城市更新最为积极的一员。于2020年底,其拥有60个不同阶段的城市更新项目,总建面4285万平方米,预计额外提供可售货值约6730亿元。规模、货值较2019年同期增加了2860万平方米和4470亿元。

实际上,世茂、万科等城市更新“新入局者”同样对旧改蛋糕虎视眈眈。

其中,许世坛在业绩会上称,“拿高价地”是不可能的,未来会继续加大TOD项目拓展方式,而在大湾区最大的拿地方式是城市更新。“在大湾区的策略就是做好城市深耕,尤其是深圳和广州的城市更新,未来在城市更新上的投入是巨大的。”

万科将“城市更新”提升到一个新高度。今年年初,李升阳从广州万科总经理一职上调离,任新成立的南方区域事业集团城市更新公司总经理;新公司成为广州万溪之后第二家专门的城市更新平台。

当下,城市更新的市场空间是巨大的。仅在广州区域尚有近200个旧改改造项目尚未确定改造主体。市场机构统计数据显示,于2020年中期,广州市区有283个推进中的旧村改在项目,其中有182个尚未确定改造主体,其中番禺、增城及白云区的未招标数量位列前三。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0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Copyright © 2018-2020 热点新闻网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热点新闻网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