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到桌面 添加到收藏夹
首页 > 热点 > 小年,大年的预演

小年,大年的预演

2020-01-16 17:57:43 点击: 来自:楚楚动人
原标题:小年,大年的预演

放鞭炮、祭灶神、杀鸡炖肉、清洁灶火……从腊月二十三开始,春节就进入了具体而紧促的程序之中,“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磨豆腐……”一直到除夕,每一天都在辞旧迎新,每一天都离新的一个四季轮回近一点儿。

现在农村仍有贴灶王爷年画的传统。受访者供图

“歌谣把过年的细节明明白白地指出来,家里的人们结束了冬天的悠闲,市场上的年货也红红火火地摆成了一片,每一地方、每一个人都告诉我们,过年了”,民俗学家高巍说。

过年大幕彻底拉开

“如果说腊八是‘送信’,告诉人们要过年了,那么小年就是‘序曲’,过年的大幕已经彻底拉开,这个中国人最重要的节日,进入了实质性的阶段,而且,小年本身,就是过年的一次预演”,高巍说。

北方大部分地区在腊月二十三这一天祭祀灶神,灶神上天言事,民间香火祭祀、鞭炮送行。高巍说,“灶神上天述职,言人一年得失,其实也是人们自我总结的象征,一年已到岁尾,回望过去一年,做了些什么,哪些做得好,哪些还需要改进,哪些需要反思,这就是一个辞旧的过程。过年就是辞旧迎新,这里既有精神上的,还有物质层面的,腊月二十三之后,扫房子,重新装饰、买年货等,都是一种除旧布新的过程”。

过了小年,老北京的年货大集就进入了高潮阶段,高巍说,“现在年货大集的意义没有以前那么重要了,购物的渠道很多,商场、超市、网购等,都有太多年货,但过去逛大集不仅是购物,还是一种社交活动,一个特别体会年味儿的地方。过去的大集几乎都没有设计感,卖肉的和卖衣服的挨着,旁边又是一个卖炮仗的,看起来凌乱,但实际上,这种凌乱恰恰让大集显得特别热闹”。

糖瓜是一种节日食品

小年还有自己非常特别的节日食品——糖瓜。在老北京,糖瓜既是祭品,也是节日食品。高巍说,“过去有一些讲究,有的说要把糖瓜烧了给灶王爷吃,有的说要放在供桌上,但我更愿意把它看做是节日食品”。

糖瓜是麦芽糖和黄米制成的食品,在传统社会,北方曾经糖类缺乏,糖瓜就是一年中难得拥有甜味的食物,高巍说,“北方不产甘蔗,普通老百姓很难见到蔗糖。糖类主要靠甜菜头,但甜菜头也要熬制才能得到糖,不像糖瓜,直接用麦芽和黄米就可以做,简单易得,成本较低。在物质匮乏的传统时代,糖瓜既可以补充糖分,也可以帮助人们改善口味,还能够由此感受到过年的甜蜜,因此,它更像一种小年的节日食品,而不仅是祭祀用品。”

老舍先生在《北京的春节》中写道,“用糖粘住灶王的嘴,他到了天上就不会向玉皇报告家庭中的坏事了。现在,还有卖糖的,但是只由大家享用,并不再粘灶王的嘴了”。

高巍说,“民俗一直在变化,今天,人们已经不再缺乏糖分了,这时候吃糖瓜,更像一种仪式,告诉我们,小年了,不要忘了辞旧迎新”。

腊月二十三也是老舍的生日

每年春节,都会有不少人提起老舍先生的《北京的春节》,甚至还有朗诵者会反复朗诵这篇散文,其实,腊月二十三也是老舍的生日。

高巍说,“老舍先生自己曾经说过,灶王爷上天的日子,就是他落地的日子。这几年,北京在做老舍文化节,这是一件好事,国外有塞万提斯节,有莎士比亚节,我们目前还没有一个纪念作家的节日,把腊月二十三作为老舍文化节,其实也是我们这个社会文明进步的体现”。

民俗并非一成不变,它总是随着时代、社会的变化而变化,高巍说,“民俗是和日常生活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有些东西不适应现代生活了,它自己就消失了,还有些新的东西,会加入到民俗之中。”

其实,过年也是如此,高巍说,“一方面,我们应该重视传统的民俗,因为它所代表的是一个农耕民族数千年来的生活经验,一方面,也要接受与期待新的民俗能出现,给节日赋予更多的意义”。

新京报记者 周怀宗

编辑 唐峥 校对 吴兴发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Copyright © 2018-2020 热点新闻网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热点新闻网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