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到桌面 添加到收藏夹
首页 > 财经 > 伊朗出口或成全球尿素市场最大变量

伊朗出口或成全球尿素市场最大变量

2019-12-04 20:43:42 点击: 来自:挥袖抚琴

原标题:伊朗出口或成全球尿素市场最大变量 来源:原创

产能加快扩充

内需增速有限  新增产能瞄准海外市场

伊朗位于中东波斯湾附近,油气资源丰富,拥有的原油探明储量和天然气探明储量分别为1580亿桶和1201万亿立方英尺,分别位居世界第四位和世界第二位。依托优越的天然资源禀赋,伊朗石化产业蓬勃发展,石化产品出口约占伊朗贸易出口的三分之一,已成为其国内支柱产业之一。也正是由于这样的油气资源禀赋,伊朗拥有不少气头尿素装置产能。

Bloomberg数据显示,2009—2015年,伊朗尿素产能一直维持在450多万吨,其间没有新增产能,主要还是因为后金融危机时代固定资产投资缓慢而使得其尿素产能没有变化。但从2016年开始,伊朗投产近800多万吨尿素产能装置,这使得2016年伊朗国内尿素产能直线暴增1.6倍至1200多万吨,这与同时期伊朗国内烯烃、甲醇装置大投产的周期相符合,也与全球其他地区如中国、北美石化装置大投产周期相符合。

伊朗国内比较著名的尿素企业有Pardis Petrochemica lCompany、Shiraz Petrochemical Company、Raz iPetrochemical Company、Marvdasht Petrochemical Company和Khorasan Petrochemica lCompany等,其中Pardis Petrochemical Company拥有的尿素产能占据伊朗国内首位,其产能超过300万吨。不过从产能利用率来看,伊朗尿素产能大投产后的2016年、2017年与2018年,产能利用率偏低,分别为33.2%、40.5%和54.9%,与2013—2015年超过90%的产能利用率相差较大,这主要是由于伊朗地处波斯高原且处于沙漠地区,使得可种植农作物面积偏少,尿素内需增速有限。

从数据上看,2015—2018年伊朗尿素内需增速环比改善,但2013—2018年伊朗尿素内需增速平均为-10.75%,难以消化超过1200多万吨的尿素产能。如前所述,伊朗是全球重要的石化产品出口国,不难看出,伊朗尿素唯独只有出口才能消化新建产能带来的供应增量,且据Argus资讯,伊朗未来仍有超1000万吨的新产能增量瞄准海外出口市场,包括Lordegan Urea Fertilize rCompany的107.5万吨(原计划2019年投产,目前看可能会推迟),另外三家ZanjanIndustries Petrochemical Company、Hengam Petrochemical Company、Masjed Soleyman Petrochemical Company亦各有投产107.5万吨产能的计划和Kermanshah Company的660万吨产能计划。

图为伊朗尿素供应(单位:万吨)

图为伊朗尿素内需(单位:万吨)

进口量偏少  主要出口地是印度

如前所述,伊朗与国内需求不匹配的偏高尿素产能只有出口才能消化,从数据上看也确实如此。从进口数据看,伊朗2013—2018年的尿素进口量是偏少的,总和不到1万吨,当然这部分进口量可能属于高端尿素;而从出口数据上看,伊朗在2013—2018年的尿素出口量分别为219.5万吨、129万吨、225万吨、188万吨、274万吨和420万吨,远高于进口量且甚至高于伊朗国内尿素需求量,同时这期间出口依存度总体呈环比上升至2018年的52.2%,故我们认为伊朗是典型的尿素出口型国家,当下和未来的尿素产能只有出口至海外来消化掉。

据Argus资讯,当前伊朗尿素出口的目的地主要分为四大片区:第一,印度地区,近5年出口量占比均超过50%,为伊朗尿素货源主要的海外目的地;第二,伊朗周边的土耳其、伊拉克、阿富汗和缅甸等国家组成的核心区,近5年出口量占比20%—30%;第三,德国、比利时、韩国、波兰和南非等国组成的非核心区,近5年出口量占比10%—20%;第四,以中国为中转站的转口贸易市场,近几年出口量占比逐渐增大至2018年的20%左右,其中2018年美国退出伊核协议且重新加大对伊朗制裁力度,伊朗尿素只能通过转口至中国然后再操作出口至印度市场。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主要是印度政府考虑到与美国的关系,因而在本国尿素招标采购中拒绝接受伊朗尿素货源,不过据悉2019年伊朗尿素转口至中国的总量出现下降,幅度大约在25%。

中国尿素成本较高  伊朗出口渠道受阻

与伊朗是重要的尿素出口型国家一样,中国亦是全球尿素出口市场不可忽视的一部分。2014—2015年,中国尿素出口量分别超过1300万和1400万吨,远超同期伊朗尿素的出口量,这主要在于中国国内尿素严重供过于求使得上游企业为缓解库存压力而不得不主动降价去库出口。而后的2016—2018年,中国国内尿素行业经历供给侧改革,大部分工艺落后和对环保有较大损害的尿素装置面临淘汰,中国国内尿素价格整体上行,而这亦使得中国尿素价格出口竞争力锐减,其中2018年中国尿素出口量不到250万吨,远远低于曾经超1000万吨的出口量。

与之相反,伊朗尿素则迎来较快的出口增速期,2017—2018年伊朗尿素同比增速达到40%—50%,且2018年伊朗尿素出口量突破400万吨,高出同期中国尿素出口量。我们认为,在尿素出口方面,伊朗尿素和中国尿素处于竞争性关系,尤其体现在对印度出口方面,但两国在出口方面都面临各自的难题,即中国尿素因成本较高而使得其在国际市场竞争力不足,而伊朗尿素由于受制于美国的经济制裁出口渠道受阻。

图为中国尿素出口(单位:万吨)

小结

伊朗油气资源丰富且廉价,为伊朗国内新建不少尿素装置提供较大的成本红利。当前伊朗产能已超1200万吨,后面可能还有近1000万吨的产能新建计划。伊朗拥有如此大的尿素产能,其自身国内需求是不能消化掉的,因此只有通过出口至海外市场才能消化。然而从2018年开始美国退出伊核协议且继续加大对伊朗的经济制裁力度,这使得伊朗国内尿素出口面临困难。考虑到伊朗是全球大国战略利益角力的战场,故我们认为伊朗尿素出口问题充满不确定性,这是全球尿素贸易市场不可忽视的边际变量因素,需要重点关注。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Copyright © 2018-2020 热点新闻网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热点新闻网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