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苏州富豪缪汉根夫妇又有大动作:斯尔邦败走丹化科技后 要牵手东方盛虹....

苏州富豪缪汉根夫妇又有大动作:斯尔邦败走丹化科技后 要牵手东方盛虹

2021-04-28 22:41:36 点击:33 来自:娱乐疯子

投资研报

【机构调仓】刘彦春等加仓1股!刘格菘携郑澄然狂买1股(附10股名单)

【主力资金】多股闪崩跌停!重大风险提示来了!规避六类风险(个股名单)

【硬核研报】供给格局重塑,锂精矿价格创近20个月新高,2025年全球碳酸锂缺口13%,把握锂资源端的强阿尔法机会

【超级大单】剖析印度疫情加剧的危与机!两条主线曝光(上调3股目标价)

后,要牵手“好兄弟”东方盛虹……

在“将旗下子公司推上A股市场”这件事上,无论是旗下的国望高科借壳东方市场失败后再推借壳,还是如今的斯尔邦借壳丹化科技失败后又推并购,苏州富豪缪汉根夫妇一直不曾放弃。

日前,上市公司东方盛虹停牌筹划重大资产重组,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购买江苏斯尔邦石化有限公司全部股权或控股权,并募集配套资金。

需要指出的是,斯尔邦的控股股东为缪汉根夫妇旗下的盛虹石化,而东方盛虹的实际控制人同为缪汉根夫妇。所以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规定,本次交易预计构成重大资产重组,同时构成关联交易,但不构成重组上市。

两次借壳

据坊间资料,缪汉根的出身并不显赫,生于苏州吴江的他在高考落榜后进了村办企业,其后操盘村企改制为盛虹,兼并包括东方集团在内的众多国企,崛起为纺织业巨头。

而现任盛虹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的缪汉根,从几年前正式开启了其在A股市场上的旅程。

2017年,缪汉根夫妇控制的国望高科拟以127.33亿元借壳东方市场。

资料显示,国望高科坐落于苏州吴江,是国内化纤企业的龙头之一,主营业务为民用涤纶长丝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但在同年12月7日,国望高科借壳东方市场的方案被证监会并购重组委员会否决,被否原因是本次交易标的资产在报告期内经营模式发生重大变化,且交易前后存在大量关联交易。

不过缪汉根夫妇没有就此放弃。

在得知重组方案没有通过后的几天内,东方市场就召开了董事会商讨对策。经过研究,董事会认为拟收购的标的资产质量较好、盈利能力强、具有发展前景,审议通过了继续推进此前的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2018年,国望高科借壳东方市场二度闯关成功。

两次借壳相比,业绩承诺方面,在第一次上会时,国望高科在2017年的业绩承诺是扣非后净利润不低于11.21亿元。实际上,国望高科在2017年度实现的扣非后净利润为14.12亿元,业绩承诺超额完成2.92亿元。

在第二次的重组预案中,承诺方对业绩承诺作出相应修改,国望高科在2018年度实现的扣非后净利润不低于12.44亿元,2018年-2019年累计实现的扣非后净利润不低于26.11亿元,2018-2020年累计实现的扣非后的净利润不低于约40.58亿元。

目前,公司名称已变更为东方盛虹,也就是现在收购斯尔邦的上市公司。

牵手“好兄弟”

旗下的一家公司登上A股后,缪汉根夫妇并未满足于此。

本次收购的标的公司斯尔邦,在2019 年曾试图借壳丹化科技。

2019年6月,丹化科技公告称,拟以发行股份方式收购斯尔邦100%股权。本次交易作价110亿元,发行价格为3.66元/股。

据悉,斯尔邦主要从事高附加值烯烃衍生物的研发、生产与销售。

2016年-2018年以及2019年前4个月,斯尔邦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7.84亿元、76.51亿元、114.7亿元、37.75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404万元、7.6亿元、3.03亿元、3.16亿元。

可以看出,这几年内,斯尔邦的营业收入增长十分迅速,但净利润却存在较大波动。

同时,此次交易设置了业绩补偿,补偿义务人盛虹石化和博虹实业承诺,斯尔邦在2019年-2021年实现的扣非净利润合计不低于28.5亿元。

但到了去年9 月,丹化科技公告,因外部环境发生较大变化,重组推进存在不确定性,无法达到交易各方预期,经协商,交易各方拟终止本次重组。

与国望高科借壳一样,斯尔邦的借壳之旅也不顺利。不过不同的是,斯尔邦没有与丹化科技“再续前缘”,而是选择牵手“好兄弟”东方盛虹。

值得一提的是,借壳完成至今,东方盛虹也有了不少变化。

2019 年,东方盛虹又发行股份收购盛虹炼化和虹港石化等公司,形成了 “ 原油炼化 -PX/ 乙二醇 -PTA- 聚酯 - 化纤 ” 新型高端纺织产业链。

根据此前公告,盛虹炼化是江苏省重大项目、1600 万吨盛虹炼化一体化项目的实施主体。该项目总投资 677 亿元,预计投产后年均营业收入 925.31 亿元,年均净利润 94.18 亿元。盛虹炼化一体化项目建成后主营业务为原油炼化,产出品包括成品油以及 PX、乙二醇等大宗化工产品。

公司此前透露,近日,该项目首批工程项目已实现中期交付。

业绩承诺未实现

那么近年来,完成借壳后的东方盛虹业绩表现如何?

2018年-2019年,东方盛虹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84.40亿元、248.88亿元,净利润分别为8.47亿元、16.12亿元,增长较为明显。

但到了2020年,公司的业绩大幅下滑,收入和净利润分别为227.77亿元、3.13亿元。IPO日报发现,这主要源于国望高科的业绩下滑。

据悉,国望高科原控股股东盛虹科技曾承诺,国望高科在2018年度实现的扣非后净利润不低于12.44亿元,2018年-2019年累计实现的扣非后净利润不低于26.11亿元,2018-2020年累计实现的扣非后的净利润不低于约40.58亿元。

实际上,国望高科2018 年、2019 年合计实现扣非净利润 26.39 亿元,顺利完成业绩承诺,但2020年扣非净利仅有 4.7 亿元,三年累计扣非净利31.08亿元,较当初的承诺相差了9.5亿元。

这意味着,国望高科的业绩承诺未能实现,须作出业绩补偿。不过,缪汉根夫妇并非没有对策。

公司近日披露公告称,公司与盛虹科技签署补充协议,对当初的业绩承诺进行调整,将原先承诺期中的 2020 年改为 2021 年,承诺业绩数额不变。不过,该业绩承诺的调整尚需股东大会审议。

免责声明:、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0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Copyright © 2018-2020 热点新闻网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热点新闻网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