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揭秘蓝驰创投的“怪兽”投资方法论

揭秘蓝驰创投的“怪兽”投资方法论

2021-04-02 09:33:36 点击:99 来自:永夜月同孤

北京时间4月1日,共享充电宝企业怪兽充电成功登陆纳斯达克,股票代码为“EM”,成为“共享充电宝第一股”。

怪兽充电于2017年5月成立于上海。招股书显示,2020年,怪兽充电以34.4%的市场份额位列共享充电行业第一,是中国最大的共享充电运营商。截至2020年12月31日,怪兽充电已经构建了包含超过66.4万POI的共享充电网络,累计注册用户超过2.19亿。

“共享充电宝比拼的关键就是高效的业务发展策略和精细化的运营服务能力。正因为怪兽充电团队始终目标明确,策略清晰,管理运营能力极强,所以交付的结果和使用体验最好。”蓝驰创投管理合伙人朱天宇表示。蓝驰创投于2017年投资怪兽充电,是怪兽充电的A轮、A1轮投资方。

揭秘蓝驰创投的“怪兽”投资方法论

早期投资抓亮点,创业团队要看清楚问题本质

2016年前后,蓝驰创投内部围绕出行领域做了系统行业研究。在投资理想汽车这样的新能源整车外,团队也开始关注新的能源补给和能源网络形态。“我们判断,伴随大家随身设备的算力越来越强大,能源供给也会出现更大挑战,‘无处不在’的能源补给网络会成为刚需。因此,我们开始关注充电宝网络。“朱天宇表示。

事实上,中国的移动设备充电服务行业兴起于2014年,2017年开始规模化发展,由于智能手机更高频的使用,电池室外充电的需求越来越大。艾瑞进行的一项调查也显示,93%的受访智能手机用户在离开家或办公室时,都有过需要为移动设备充电的经历。

但当时,“一兽三电”中的其他三家都已经“以共享经济之名”出发了,怪兽充电是其中起步最晚的一家。“我们从不执着于‘共享经济’的风口或概念,蓝驰投项目的核心逻辑始终要聚焦到“事”上。”朱天宇强调。在蓝驰的投决过程中,最看重的是创业者是否清晰地看到问题本质,并能够针对需求、痛点提供真正高效的解决方案。

“在投怪兽充电前,我们也跟起步较早的几家交流过。但综合比较后,我们认为怪兽充电的创始团队是所有充电宝团队中最优秀的。”朱天宇说。“团队同时拥有外企、民企、互联网巨头的任职经验,又创过业,这样的复合经历是非常难得的。”因此,蓝驰创投在2017年投资了怪兽充电A轮。

此后半年,蓝驰创投针对怪兽充电又做了一轮详细的地面访谈,并模拟了怪兽充电的经济模型。“我们发现,仅仅半年时间,怪兽已经呈现出后来居上的状态。”朱天宇透露,虽然起步较晚,但在几家充电宝产品中,怪兽充电的体验是最好、最稳定的。

“因为从一开始,团队就很清楚地知道,要做到后来居上就一定要把单位经济模型做到最优。”朱天宇解释。对于共享充电宝的运营来说,POI数量和可用充电宝数量是衡量业务扩张和覆盖的两个重要指标。怪兽充电始终强调要找那些能产出效果最高的点位。比如,有的点位很贵,不一定要去抢。那些看似可以增加覆盖率但实际使用量少或使用场景不匹配的点位也不去拿。必须精准的找到那些高频的、有人用的、账算得过来的点位。

相较之下,其他充电宝项目在起步期将更多资源和精力投入到扩张、布点上。看似高举高打,但实则有些盲目。有的人布了很多点,但不是每个电池都被用起来了,实际收入和固定成本之间并算不过来账。因此,蓝驰创投在半年后选择再次加仓,参与了怪兽充电的A1轮融资。

截止2020年底,怪兽充电的网络共有超过664,000个POI,多于2019年底的588,000个;2020年可用充电宝数量5,360,815个,较2019年的4,542,677个增长18%。尽管受到疫情影响,2020年怪兽充电仍实现营收28.094亿元,较2019年的20.223亿元增长38.9%。

在朱天宇看来,共享充电宝市场有两个特征。第一,充电是刚需。在恶性竞争阶段过去后,大家的付费意愿和需求都是真实的。第二,充电宝市场很大,不是赢家通吃的赛道,不太可能在短时间内出现一家靠砸钱迅速碾压所有玩家的局面。“这个市场要求选手必须沉下去做销售和运营,为客户持续创造价值。这需要漫长的过程,而非三两个月可以搞定。”朱天宇认为。

根据艾瑞的报告,2020年中国移动设备充电服务市场规模为90亿元人民币,预计2028年将增长至1063亿元人民币,2020年至2028年的年复合增长率或CAGR为36.2%。“最终,充电宝市场要拼的是精细化运维的能力和不出错的能力。”朱天宇认为。正是因为怪兽充电团队目标清晰,策略清晰,运维能力极强,最终交付的结果和使用体验最好。

揭秘蓝驰创投的“怪兽”投资方法论

坚守早期,解锁延迟满足的价值“密码”

作为怪兽充电的早期股东,过去几年,朱天宇常被问及“为何敢在充满不确定性的早期阶段,下注明显落后的怪兽充电?” “为何在‘共享经济’行将一地鸡毛之际,蓝驰还能在早期就押中最后的赢家?”

而另一边,近几年随着一级市场退出周期越来越长,早期项目越来越难以判断,早期基金普遍往后走。外界乃至投资从业者都在质疑:坚守早期投资的价值是什么?在如今的市场环境下如何做早期投资?

事实上,在朱天宇看来,早期投资不是金融行业,而是一个离产业更近的行业。“早期投资人的角色是资源分配者,我们很有幸站在这个位置上,把手里的资源分配给那些创新创业者。我们是在跟最前沿的创业者打交道,支持他们在最前沿的、跨界的技术和商业模式里做探索。”

如今,VC生态也像创业者之间的PK一样,非常残酷。行业普遍面临不确定性高,不充分性高,不安全性高,可验证性低,可量化性低,可比较性低的挑战。而早期投资强调的就是出手的决断性,强调投特质、投亮点,强调模糊判断的风格。一旦错过最优的投资时间窗口,当整个市场热起来再去追项目就没有机会了。

这样的挑战对早期投资人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朱天宇认为,团队对自己的 Self-Awareness必须相当通透。做早期投资,和创业者的交流非常重要。“投资人只有对自己的认知到了一定程度,才可能及时看到创业者的自我迭代速度和状态,做出准确的判断,在更早的阶段发掘真正优秀的A类创业者。”

目前,作为中国市场为数不多专注早期投资的基金,蓝驰创投在中国管理多支美元/人民币双币基金,管理资产规模超过100亿元人民币,已退出金额超60亿元。在蓝驰创投,早期投资人更多是产业经验丰富的“T字型”人才,既包含了对某一行业的深度理解:可能参与过这个产品,见证过这个产品从0到1的高速成长。同时还有横向的经验,比如咨询或是投行的经验。“这种丰富的、看起来有些反差的行业经验加在一起,就是在早期投资过程中所需要的,识别机会和风险很重要的认知基础和底层能力。”朱天宇表示。

在VC普遍往后走的今天,依然有一小部分人坚守早期,正是因为早期投资独特的价值和魅力。“早期投资常常是跟创业者一起体验从0到1的过程。作为早期投资人,有机会因此去帮助别人,赋能别人,成就他人,从而也能获得更多延迟满足感。”朱天宇表示。

揭秘蓝驰创投的“怪兽”投资方法论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0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Copyright © 2018-2020 热点新闻网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热点新闻网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