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IPO观察:机构联席清仓之后 主业式微、客户成疑、专利审查接连上演 深科达已....

IPO观察:机构联席清仓之后 主业式微、客户成疑、专利审查接连上演 深科达已成“烫手山芋”?

2021-02-22 21:20:49 点击:43 来自:古籍考略

深科达,一家拥有天马微电子、华星光电、华为等优质龙头客户的平板显示器件生产设备厂商,目前正在冲刺资本市场。

公司于2月10日启动招股环节,并将在2月22日进入路演询价阶段,距离科创板仅剩最后一步之遥。

然而,看似有众多优质客户保驾护航的深科达,在此次冲击IPO前,刚因业绩对赌失败,公司曾遭到三家机构同时清仓。细看背后,避免不了市场空间受限下显示相关设备业务式微、专利权被质疑,以及追求业绩增长下的应收账款、经营现金流等问题的持续累积,或是机构提前离场的主要原因。

“煮熟的鸭子”还是“烫手的山芋”?

从大手笔定增到IPO前果断退出,三家机构作出了选择。

2017年3月,公司与东证周德、怀真投资、苏州邦盛、九证资本、新疆允公、创钰铭启、广发信德、郭小鹏签订了《定向增发认购股票协议》;公司实际控制人黄奕宏与上述股东签订了对赌条款。

IPO观察:机构联席清仓之后 主业式微、客户成疑、专利审查接连上演 深科达已成“烫手山芋”?图/定向增发认购股票协议 深科达招股书

其中认购后持股占比分别为2.96%、1.65%、1.32%的创钰铭启、九证资本、广发信德,在深科达未按要求完成对赌业绩后,选择进行了联席清仓。那时,在深科达正准备递交IPO申报材料。

有专业人士表示,面对即将IPO的企业,未按要求完成对赌业绩很难成为机构提前离场的主要原因,尤其是3家机构同时离场。这一定程度表明公司或有些其他条件,是不太符合机构投资决策的。

而主营业务的式微,或是其中之一。

身陷行业天花板和技术更迭的窘境

市场空间有限叠加天花板临近,深科达形势不容乐观。

据悉,公司是主要从事平板显示器件生产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广泛应用于平板显示器件中显示模组、触控模组、指纹识别模组等相关组件的自动化组装和智能化检测。

而根据CINNOResearch数据,2013-2018年全球显示面板出货面积年复合增长率为7.1%,乐观预计下,2022年出货面积将达到2.52亿平方米,2018-2022年的年均复合增长率也仅剩4%左右。

并且,公司主要产品为后段制程设备,平板显示器件新增产线投资本就具有前段制程设备单次投资额占比大,后段制程设备投资占比15%-30%,市场规模相对会较小。

再加上,公司平板显示模组应用领域占绝对比重的智能手机市场,在经历2011年到2016年的快速成长后,其相对功能机的全球渗透率已经接近饱和。由于手机功能的完善以及质量的提升,消费者换机周期明显拉长,2017年起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处于低迷状态。2018年全球智能手机销售14.08亿部,已同比下跌4.2%。

与之对应的是,深科达2019年平板显示模组设备销售金额,在经历2018年的增长之后,于2019年出现同比下降10.9%至3.55亿元。

IPO观察:机构联席清仓之后 主业式微、客户成疑、专利审查接连上演 深科达已成“烫手山芋”?图/深科达招股书

整体市场空间受挤压的同时,深科达优势的LCD领域,还要面对OLED的持续渗透。

据了解,由于柔性AMOLED工艺的成熟,成本正在接近LCD。并且OLED屏幕可以搭配现有主流的屏下光学指纹技术、未来屏下摄像头技术,以及柔性折叠特性,都是LCD难以达到的,因此OLED在智能手机市场逐渐取代LCD,已成为市场的共识。

2018年OLED智能手机销量3.70亿部,渗透率达到26.3%,预计OLED手机渗透率在2024年将达到69.1%。

IPO观察:机构联席清仓之后 主业式微、客户成疑、专利审查接连上演 深科达已成“烫手山芋”?

但深科达的OLED设备大多仍处于研发设计阶段,公司专门用于AMOLED的生产设备2018年才实现销售收入。2018年、2019年和2020年1-6月,该部分实现收入分别为4203万元、5286万元和1953万元,占公司平板显示模组类设备销售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0.56%、14.90%和14.41%,增长较为缓慢。

而面对窘境的深科达,似乎正在拿经营安全置换业绩空间。

IPO观察:机构联席清仓之后 主业式微、客户成疑、专利审查接连上演 深科达已成“烫手山芋”?图/深科达招股书

应收账款问题累积经营现金流持续减少

应收账款比例不断增长,深科达经营稳定性风险正持续累积。

数据显示,深科达2017-2019年及应收账款金额分别为1.67亿元、2.23亿元、2.97亿元和3.17亿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比为53.92%、49.06%、62.89%和162.2%。

从2018年开始,公司应收账款占营业收入比出现快速上升。对应的应收账款坏账准备也呈现持续增长的态势,2020年上半年坏账准备已达2534万元,大幅超过了上半年1434万元归母净利润。

从账龄角度来看,报告期末3-4 年账龄的应收账款分别为 64.14 万元、20.86 万元、288万元、1362万元,占应收账款余额比例分别为 0.39%、0.09%、0.97%、4.31%。虽然,公司表示在2021年初,这部分拖了近4年的款项神奇般地收回,但依旧无法改变公司长年应收款累积的问题。

而且根据公司披露的根据销售合同预收款数据中,报告期末分别为1013万元、1127万元、1428万元和 0元。在公司表明订单充足的2020年期间,截止2020年上半年末的预收款依旧是0元,一定程度反应出当下公司应收账款问题,短期是难以改善的。

IPO观察:机构联席清仓之后 主业式微、客户成疑、专利审查接连上演 深科达已成“烫手山芋”?图/深科达招股书

应收款问题导致的是,深科达经营现金流也在不断萎缩。据悉,公司2017-2020年度的经营现金净流入额,分别为2839万元、2577万元、1370万元和1763万元,整体呈现下滑态势。

IPO观察:机构联席清仓之后 主业式微、客户成疑、专利审查接连上演 深科达已成“烫手山芋”?

除此之外,问题大客户和专利风险,还在增加深科达前路的不确定性。

专利风险、问题大客户前路再添迷雾

短短3个月,7项专利被同一主体提出无效宣告请求。

据了解,在2020年9月至2020年12月期间,深科达共有7项发明专利陆续被提出无效宣告请求。虽然最终公司该7项专利依旧有效,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未对上述7项发明专利无效宣告请求作出审查决定。

因为在2020年12月23日,无效宣告请求人突然向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撤回针对发行人全部7项发明专利的无效宣告请求。因此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根据相关规定,终止了对该7项发明专利无效宣告请求的审查。

同时耐人寻味的还有,冲进深科达2019年大客户名单的江苏群力。

资料显示,江苏群力于2018年12月成立, 2019年便成为深科达第三大客户。2019年度江苏群力向深科达采购6条摄像头模组封装自动线,贡献销售收入3186万元,占当期摄像模组类设备收入的95.65%。至今公司人员规模小于50人,参保人数仅9个人。

而这家“黑马”型企业,随后几个月就因未按期报税而被江苏盐城国税局处罚。同样在2020年9月至2020年12月期间,江苏群力将全自动光学镜片组装机、摄像头模组封装自动线硬件、纯水设备等动产抵押了。

IPO观察:机构联席清仓之后 主业式微、客户成疑、专利审查接连上演 深科达已成“烫手山芋”?图/江苏群力风险提示 天眼查

接二连三的“离奇”事情发生在即将登陆科创板的深科达身上,不知道是否是巧合。但是从投资角度而言,避开看不懂的企业,是生存的必备法则之一。

IPO观察:机构联席清仓之后 主业式微、客户成疑、专利审查接连上演 深科达已成“烫手山芋”?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0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Copyright © 2018-2020 热点新闻网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热点新闻网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