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佟毅:我国玉米深加工行业正在进入管理提升阶段

佟毅:我国玉米深加工行业正在进入管理提升阶段

2020-09-10 16:45:55 点击:38 来自:时不我予

9月10日,由大连商品交易所主办的2020年中国玉米产业大会举行,在下午的深加工论坛上,中国淀粉工业协会会长佟毅发表主题演讲,中国玉米淀粉行业现状及发展趋势。

佟毅表示,我国玉米深加工行业正在进入第五个发展阶段——管理提升阶段。2020年-2030年行业通过规模扩张提升管理,从内涵发展到外部整合,通过并购,通过整合来提高整体竞争的实力。从规模低成本要向着系统最优化发展,光靠规模的低成本还不行,还要在整个系统建立起来人效管理,技术提升,还有综合采购、销售、品牌、系统的优势,才能够让企业继续存在。

佟毅提了三点建议。一是全行业团结起来,共同讲好深加工的故事。

第二,国家要给深加工企业今后配额,建议国家多给玉米加工企业进口配额,让他们利用好国内国外两个市场来为人民服务,来为解决中国的粮食安全问题,解决中国国民需要,市场的需要问题,生活的需要问题。

第三,做好迎接困难的准备。企业现在越来越大,投资也越来越多,竞争越来越激烈,大家要互相团结互相爱故,产业、行业困难的时候,要去拓展客户,拓展下游需求,这样就会在发展过程当中缓解困难和矛盾,实现健康发展。

以下为文字实录:

各位代表,大家下午好!

应会议组和大商所的邀请,我来参加本次会议,并就大家关心的玉米加工行业的现状以及未来发展趋势的问题和大家进行交流分享。下面我从三个方面谈一下自己的感受和建议。由于协会在网上,还有材料里面数据情况都已经很多了,协会的这些同事也都很了解,所以我就不再讲过多这些方面知识性的东西,我只是从理念和方向的角度来谈一下自己的感受。我想谈大的三个方面。

第一个,我国玉米深加工行业正在进入第五个发展阶段。因为关于玉米深加工行业的发展阶段,阶段论我已经在几次淀粉工业协会的大会上讲过,五段论的划分,因为经过几十年的历程以后,我们总体对这个产业有一个基本的划分阶段。从改革开放开始,我们就已经进入玉米深加工行业历程,我们的五段论,第一个阶段从1980年-1990年,我们把它叫第一个阶段家庭作坊阶段,那个时候我们觉得行业刚刚起步,改革刚刚开放,好多新的政策也都开始了,玉米加工企业像雨后春笋。但是当时规模非常的小,我现在回忆起来当时还历历在目,就是每天都以吨计,就是我们的处理量,每个企业能够达到几千吨的都算是大的,万吨以上的近乎没有,有个三家、两家的,在东北吉林,就在咱们这个地区,那个时候全国产能也就是17万吨的水平,一个市县省就更少了,这就是30年前,玉米加工的得率、收率都非常低,我们那时候加工一吨玉米只能弄出来百分之五、六十的淀粉,现在都可以几乎把所有的淀粉拿出来,能做到70%。那个时候做个玉米加工厂满城都是味,污染环境,技术水平非常落后。

到了第二个阶段,就是1990年-2000年,这个时候就发生了一些变化。农业和经济的发展给中国玉米深加工产业带来契机,国家层面也都成立产业组织,通过与欧美等国家进行交流接触,引进部分关键设备,产业取得较大发展和进步。90年的时候,吉林省的黄龙公司是当时亚洲最大的一年能生产12万吨淀粉,那就很了不起了,它引进了美国的技术,我那个时候就知道中国有美国的道尔公司的玉米加工技术和法国的技术,我现在想起来现在只有中国的技术了,我们已经没有那些别人的技术了,什么东西都是自己的,经历了很了不起的过程。1990年-2000年,我们有了工业化,我们有了大一点的产业了,我们有了大一点的企业了,每天的玉米加工量可以达到几百吨的1000吨的水平,一年可以到10万吨的水平了,了不起呀,亚洲最大,国外的技术和设备,我们终于懂得了什么叫离心机,什么叫干燥器,什么叫分离,什么叫不用留槽了,不用单罐了,我们可以连续的去浸泡了,连续的生产了。但是,那个阶段总的看产量还是低的,规模还是小的,消耗还是大的,污染还是重的。我记得头20年,就是1980年-2000年的过程,吉林省政府一直在鼓励玉米加工,一直在引进投资,让咱们一起来做这个产业,解决农民卖粮难的问题,农民种粮难的问题,农民储粮难的问题,农民运粮难的问题,怎么给农民造福,怎么解决农业存在的这些问题,那出路就是玉米加工。那个时候,中国的代表鲜明的就是就是吉林省的黄龙公司,现在还在,属于中粮的,黄龙公司当时就是最先进的,规模最大的,最有水平的,可以用设备进行离心和旋流分离,我们有了这样的工艺,而不是用前十年传统的,我记得长春淀粉厂,一年大概加工15000吨,那就觉得是挺大的规模,当时吉林省的淀粉协会就搬到长春淀粉厂,我去长春淀粉厂看看设备,弄个水泥槽子,淀粉从槽子里流下来,这样把蛋白和淀粉分开,最后外面都是泡的蛋白粉、蛋白浆,都在水泥池子里泡着,满城都是味儿。所以,当时的政府,当时吉林省有一个省长后来是省委书记,2000年以后我们在吉林建了大厂,一个大的30万吨、50万吨的加工企业,领导退休了再回来一提,当时可不行,长春市都是味儿呀,就是当时我们的环境处理还是不行的。

我1992年的时候到美国学习,我就去ADM,领着我们看,人家那个环保,我们这个玉米加工把所有东西都收回来,最后污水都处理了,处理完以后弄一个水泥池子,大概有五六个,每个池子里都是鱼,不同品种的鱼,不同大小的鱼,拿网一捞,我们处理完的水养鱼养的非常好,这个我印象特别深,处理完的污水无毒无害,还能养鱼。又领着我们到旁边的大棚,ADM的工厂,进去一看全是种的小白菜,美国的小白菜,每个小白菜底下有一个座儿像一个海绵似的,说这是我们做的变形淀粉,我们用变形淀粉做一个可吸收的材料,把种子种在里面,工厂发酵出来的二氧化碳直接导到大棚里去给植物生长用,我们处理完的水灌溉大棚,这个大棚有架子,架子上面架着菜的托,一星期菜就长大了,长大以后就把菜收割,收割以后送给周边的城镇食用,然后再种第二批。

那个时候就觉得你看ADM能做到这样,觉得很神奇,而且他们还给我讲了几个故事,一个就是他们在做赖氨酸,美国的赖氨酸是卖给中国,一年大概能卖二十几亿,那时候中国还不会做赖氨酸呢。到2000年大成才开始说我们做赖氨酸,我们还听着挺神奇的,说能行吗,中国人能用这个东西吗?这是一个故事,后来中国就变成全赖氨酸了,美国的赖氨酸没了,追究的赖氨酸就都卖给美国了。这是1990年-2000年时候美国大量出口赖氨酸给中国。还有一个故事就是当时美国一个大学教授在ADM,他跟我讲,到他们果糖车间,车间有分离器,到那一看是一个大柱子的,挺粗的,大概有五六米粗,那个教授就跟我讲,说你回去告诉中国人,应该向我们学习,向我们美国学习,你看看这个大柱子是日本的摄谱分离器。我说我在大学里学的摄谱分离都是一个小柱子一个小柱子排起来去做摄谱分离,去做异构。你这个怎么一个大柱子呢?他说我们这里是一层一层的,分成好几十层,也跟竖着的好几十个柱子一样,原先我们买法国的,后来我们就买日本的工业化大柱子,现在美国人就用了这个,我们又改进。所以,这叫什么呢?这个就叫我们要站到巨人的肩上再去发展,所以美国来的快,进步的快。说告诉你们中国人不要天天自己在家里研究了,先把先进的,已经工业化成形的东西买回去,在这个基础上再研究不就来的更快了,你们就发展的更快了。

当时我觉得很有道理,我只觉得很有道理。但是,我还没有信心也不相信我可以推动中国像他们告诉我们的那样去做这个事业,现在我看到了,现在不用我推动,当然我也推动。现在我们肇光公司自己迅速的做了摄谱分离器,中国人迅速做了果糖,迅速替代了国外进口装备,很了不起,赶上和超过国外有一些技术我们是有能力的,我们是有勇气的,很了不起的。第二阶段那个时候的状态我现在还是很有感触的,后来ADM到中国在天津做了一个30万吨的果糖,我不知道有没有ADM的同志在这儿,当时我就说咱们还要在那儿做吗?我们有好多有原料基地的,有好多在城市的,在天津做是不是合适,周边是不是合适,后来说反正是也挺难的,做完了以后现在也挺难满负荷生产的。就是中国人在第二个阶段的时候,我们又在往前走,在规模上,在产能上,在技术上,在解决生产过程需求上,都有了一个新的进步,我们把这个过程叫工业萌芽阶段,就是有工业的概念了,有一定的规模了。

2000年-2010年进入了第三个阶段,这个阶段每天加工规模都在件吨级以上了,我们有了30万吨的玉米淀粉加工规模,有了60万吨的玉米淀粉的加工,各种品类都已经越来越多了,我们不仅仅能做淀粉了,我们可以做各种糖浆,又做其他的发酵制品了,我们的柠檬酸,我们的赖氨酸。赖氨酸在初级的时候,买一吨赖氨酸要5万块钱,后来大成开始做的,到了第三个阶段的时候,大成做赖氨酸刚开始的时候卖4.8万还都抢呢,做一吨赖氨酸不到8000块钱的成本卖4.8万,一吨挣4万,一天挣一个轿车,那个时候大成逮着了,我们国家的畜牧业发展需要,上来了,给这个产业需求形成了,后来赖氨酸不断的发展,变成全世界第一了,外国进口的都没有了,我们的规模也上来了,已经上来几十万吨规模,进入到了我们说叫全面发展阶段,经过十年的努力,我们就会进入一个新的阶段,我们中国的大型淀粉企业已经越来越成熟,我们自有的装备,干燥机、蒸发器、摄谱分离、自动控制、仪表中国人全面的开始发展和使用,我们的工厂都实现了机械化和自动化。DCL系统已经普遍在工厂使用,国产的设备已经规模化和系列化,逐步替代进口。而且,开始了出口,每年我们都要有几千万美元的装备出口,这是第三个阶段,我们叫全面发展阶段。

又经过了十年,2010年-2020年进入提升的阶段,这个阶段在国家宏观政策的正确指导下,产业取得了高速发展,整体技术水平达到国际领先,我们现在的淀粉以及某些淀粉深加工产品都达到国际领先的水平,实实在在的,确确实实的。我们大型国产干燥面积从60平方米提升到1800平方米,都是我们自己制造,外国人现在都买我们的,包括嘉吉,包括ADM在各国生产也都买中国的装备,这都是过去30年前我们不能想象的。30年前1980年-1990年的时候,那个时候一听外国我们都肃然起敬,都觉得人家的装备,人家的技术,我们就等着听,等着学,就知道拿钱,人家来做。我们现在大型的发酵罐3000立方米,3400立方米的发酵罐在酒精产业已经变得很正常了。所以,这都是产业进步和发展的过程,像我们味精的发酵罐过去只有500立方米,现在我们做800立方米,这种大型的发酵罐做味精,我们已经产生好多个世界第一,淀粉世界第一,柠檬酸世界第一,谷氨酸、赖氨酸全都是世界第一,不仅仅是第一,而且占了全世界50%以上,很了不起呀。全世界加一起都没有我们多,那你说我们在座的各位,我们开个淀粉的会议,我们事实上就是一个世界的会议。

今天上午我们开会我还说我们不管自然着,我们开世界淀粉大会我们是有这个能力,也有条件也有实力,但是我们还是要邀请几个外国专家来一起交流,既然咱们叫世界的嘛,那就邀请几个外国的专家来一起交流,听听他们在某些方面的进步和发展的现状。

进入到2010年-2020年第四个阶段,我们叫规模提升,这个时候规模已经有了,产业已经有了规模。但是,产业已经向着集约化和集团化方向在发展。就是说已经不光是谈一个单厂的规模问题,现在在座的好多人,比如说中粮,中粮有700万吨的加工,它不是一个工厂,是好多工厂。就是说大家已经在谈论集约化、集团化、规模化。另外,一天肯定是万吨级了,700万吨一天至少加工2万吨,300多天嘛。所以,中国已经出了很多这样的了,一天能加工1万吨以上这样的企业和企业集团,整体技术装备、节能的办法、节能的设施、节能的技术都已经到了比较先进的。我们这两年去评奖的时候,咱们国家的专家、院士给我们评论的时候,都给了这样的说法,就确实你们在这些方面已经达到国际领先的水平,你们已经改变了国际竞争的格局,就是今天做淀粉,做玉米深加工,做淀粉加工的话,我们的格局已经改变了,我们已经跟过去不一样了,我们可能有个别产品还相对难一点,比如说马铃薯,我们周总感觉,他说我们现在有一定能力,有一定实力。但是好像跟国外这么多年的积累似乎还差一点,那我们要努力,怎么能把马铃薯做好,就是我们已经不比国外差了,做玉米淀粉,做玉米发展的话,我们认为我们已经在很多大宗的产品,我们已经肯定不比人家落后了,而且反过来可能比它还先进了。但是,个别的小品种、小领域可能还有差距,我们还继续努力。2020年-2020年的第四阶段就是规模化,规模提升。

第五阶段我管它叫管理提升阶段,就是产品规模将达到一个新的高峰,这几年又有很多新的投资者一进来就是百万吨级的,来发展玉米加工产业,行业在这种情况下,企业的大型化越来越多,我们就会通过未来十年,2020年-2030年行业通过规模扩张提升管理,从内涵发展到外部整合,就是我们到了一定规模以后再投资,大家会感到压力,会感到风险。那怎么办呢?就是需要通过并购,需要通过整合,这样的话来提高整体竞争的实力。从规模低成本要向着系统最优化发展,光靠规模的低成本还不行,还要在整个系统建立起来人效管理,技术提升,还有综合采购、销售、品牌、系统的优势,才能够让企业继续存在,这是第五个阶段,也解决我们正在进入的阶段,不能再向我就自己靠一个单个小企业,还要长期可持续的维持下去。因为你的整体系统要素不够了,将来在大规模发展和系统优势比较下,我认为单个小企业会在这个过程当中显得每个方面的成本都相对高了,能力都会相对不够了。所以,我们就要去主动的迎接,主动的在不同阶段选择好自己的机遇,该进步要进步,该退出要退出,我觉得这才是明智的选择,这是第五个阶段,就是管理提升阶段,这是一个新的阶段。我们在这个时期,没有完成转型的第三阶段和第四阶段也将会进一步的整合退出,进入到下一步的第五个大规模的垄断阶段,和欧洲和美国发展历史会是一样的。

五段论这就是一个基本的,对行业走过来的一个感受,这样的一个说法,大家可以这样通过五段论去看我们进了一个什么产业,进了一个什么行业,这个历史是什么样的,我们干这一行的人得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准备到哪里去,我们不能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不知道自己从事什么行业,也不知道这个行业会怎么样,我们用我们的总结和凝练来指导行业的同志们。

接着,我再跟大家谈一下九个转变。我今天的讲话主要围绕四个数,一个是5,一个是9,还有一个是9,还有一个是9,叫5933把这四个数说完我讲话就结束。九个转变,第一个转变,我们在今后叫管理模式转变,要从单一的企业管理模式向集团化、系统最优的管理模式转变,就是刚才我说的时间变了,历史的时间变了,空间也会跟着变,那就是要从小的变大的,单一的变群体的,要有这个转变。

第二个转变就是生产方式的转变,我们要从传统的化学机械的生产模式向利用生物技术生产方向转变。过去我们生产什么东西就是靠人拉肩扛,后来靠机械,靠化学浸泡,化学浸泡完把玉米皮子、纤维、胚芽、胚乳一分开成功了,现在不行,现在我们做好多产品都要用生物技术的办法,做淀粉糖要用淀粉酶、糖化酶、异构酶,现在做淀粉也得用生物的办法,我们要用生物浸泡,我们不用二氧化硫了,我们要用菌株、微生物进行浸泡,我们要改变它的浸泡环境和条件,解决污染问题,解决效率问题,解决浸泡效果的问题,具体的很深,我今天不展开讲了。另外我们做淀粉,把淀粉要分离,那我们也要用生物的办法,我们现在发明了纤维素酶,发明了不同的纤维素酶专门针对淀粉和淀粉与纤维麸皮连接的淀粉如何把它分离开,这样去提高淀粉得率。我们现在的淀粉虽然是达到了70%的提取率,但是我们还不行,我们还要提高,就是我们的饲料里面还有20%的淀粉,我们要把这20%淀粉拿出来,怎么拿呢?美国人也研究了,麸皮饲料再发酵,很费劲,我们现在通过酶工程,通过生物工程在淀粉加工过程中施以纤维素酶,不同水平的专门水解,或者专门解决纤维和淀粉连接的酶,我们把它用上,这样的话淀粉的提取率就会大大的提高了。所以,我们管它叫我们在用现代生物技术改造传统化学和机械分离技术,改造传统产业,这是我们现在在做的,也是我力推,我亲自领着产业干。我就是要用现代生物技术去改造传统产业。

第三个转变就是生产效率的提升。我们要从劳动密集型的生产向基于大数据和智能化的工厂转变,我们现在统计这么多年来淀粉、淀粉糖、柠檬酸这些产业百万级的数据,我们在用大数据的办法把工厂改造成智能化,智能化是什么概念?就是它可以不断修饰我们的不足,修饰我们的问题,通过数据来指导我们,如何提高节能,提高管理,提高工厂哪一个阶段问题的改变,提高我们的控制水平,节省人力,提高人效。过去我们做一个60万吨的淀粉厂得1200人,做一个30万吨的酒精厂得1500人、2000人,现在300人就够了,我们现在还在做一个果糖厂,我说无人工厂,让工厂不用人,全部自动化、智能化。所以,我们要向大数据和智能化工厂转变,原先设计的时候,招250人,说不行,250人谁养活,后来说那220人吧,大家都同意了,不行,后来说那就招22人吧,我说咱们弄一个无人工厂。尽管批准了22人,但是事实上我希望一个人都没有,就是要智能化,要数据化,要高效,要人效提高。从生产的效率上我想我们要转变。

第四个转变就是要经营理念上转变。我们要从生产大宗产品向着以研发创新驱动的特种产品转变,现在都在做特种产品,一个产品做成好几十种,一个淀粉做成好几十种,一个糖做成好几十种,很有效,因为社会在转变,年轻人在北京、上海天天进到大楼里,不是在这个屋喝喜茶就是在那个屋喝一点点,天天喝呀,搞对象一天买好多,一瓶就是三五十块钱,不是你给他买就他给他买,为了追求就给周边的人都买,这玩意儿整的满城都是快饮,我们就把糖浆做成不同糖浆给他们,原先卖2000多块钱现在卖15000元,一分散,小包装一弄挺好,社会需要,结果每个人都花个三五十块钱,花完以后觉得挺好,还不觉得贵。所以,我们要转变经营理念。

第五个转变就是转变销售方式,我们要从卖产品转变成为客户提供服务和解决方案这个方式去转变,就是客户需要啥咱们就做啥,客户不知道咱就告诉他,帮他解决,卖给客户我们什么都懂,我们想卖给哪个客户,我们就了解哪个客户的需要,懂得哪个客户的技术,就要转变。

第六个转变我们要向品牌意识转变,咱们很多人都是搞销售的,过去只要能卖个单子,一万吨淀粉,搞出去五千吨淀粉就觉得很满足,现在我们要重视产品的口碑,就是我们要重视产品的质量,我提出来要133的指导方针,什么意思呢?就是我们要技术必须第一,必须领先,服务必须最好,质量必须完美,我们要做到这样,三个方面我们都要做到最好,剩一个方面就是我们必须要抓住所有的机会来经营我们的产业,经营我们的企业。所以,树立我们的品牌形象。

第七个转变就是收购方式的转变,原先就坐在家里,门口收粮食,现在坐在家里买不着了,现在要走出去,我们要向多种渠道的采购方式转变,包括订单农业,代收代储,期货点价、远期合同、粮食银行,我们有多种方式,今天还有期货的同志来讲期货,期货很重要,确实是我们做产业的离不开的一个手段。所以,我们经常跟大商所一起来开会,一起来宣讲,就是要逐渐让我们把思想转变了,把现在的采购模式,个人的采购能力,你觉得你干了30年,说我经验十足,都我自己就行了,我根据你讲用数据的办法,用新的经营模式的办法,用期货的办法、手段会有新的改变,你会发现你脑袋没那么聪明,你能力没那么强,你整30年,我还整35年了呢,那也不行,就得转变。

第八个转变就是运输方式的转变,过去都是用25公斤、40公斤的包装运出去,后来我们发现不行,效率太低,包装物太贵,我们整成吨袋,客户也需要,现在看吨袋也不行了,我们得用散粉智能配送来做,现在我们跟个别合作商也都在全面的推动散粉智能配送模式。左翼这些东西我们都要转变,你不转变将来你就落后,早晚得转变。

第九个转变就是经营模式的转变,从低成本的现在经营模式,现在大家一提我成本比你低50,我成本比你低100我就行,但是要和我们期现结合的经营模式结合起来。一旦进入期现结合的时候,你就发现100、50块钱的优势已经不是问题的,所以我们现在用不同的手段,我们要有转变。

总的来讲,我的第二部分就是要告诉大家要转变,一定不要夜郎自大,不要固守田园,一定要改变自己,打开思路,走向世界,走向外面,这样的话,我们只要转变,我们的企业,我们的产业,所有的事,包括大商所都是也是在改变,不改变就没有市场,没有机会,没有未来。所以我讲新的时期,2020年-2030年我们要九个转变。

再说两个3,就是促进深加工健康发展的三点建议。首先我说三个明确,一个现在有一些人,尤其最近粮食一紧张,存在一些说法,就是加工产业是不是影响了我们,与人争粮了,是不是影响了食品安全,这个说法我觉得是不正确的。我们的深加工完全是满足人们美好生活需要而产生的,我们加工的都是食品,都是比原料更有价值的东西。所以我们不要有这个认识,我们要宣传我们自己。咱们这个加工企业,你看我们做的产品,哪个产品不是社会需要的,不是人们需要的。我现在写一篇文章,我就想说低价值的谷物原料如何成为高价值的产品。我想告诉大家,我们现在如果要吃玉米粒,吃一吨可能吸收的很少,产生有价值的很少,可能产生的能量很低。但是,如果要把它做成不同的产品,那就相当于你吃100吨的玉米,什么意思?就是我们通过加工实现了百倍的增值和百倍的能量产生。吃一吨可能没吸收着赖氨酸,可是要把它做成0.3吨、0.5吨赖氨酸的话,你一辈子可能都吃不完,这个价值是多大啊。所以,玉米深加工这个行业是为满足人们美好生活需要而生的,我们要明确这一点,我们要知道这一点。

还有就是玉米深加工是大幅降低人们的生活成本。什么叫大幅降低呢?如果我们不发展玉米深加工,我们去买一吨美国的赖氨酸,5万块钱一吨,现在我们是4800-9000块钱一吨,这能一样吗?行业里面层出不穷的不断提高,来降低人们生活成本,来改善人们的营养需要,来提高原料的价值,我们搞玉米加工就是在全面满足人们营养健康的需要,在降低生活成本,在提高原料的附加值。

最后我说三点建议。一个就是全行业团结起来,共同讲好深加工的故事,我们首先要理解深加工的意义和价值,我们才能够一起努力,国家之所以重视饲料和养殖,是因为饲料养殖行业的故事讲的很好,现在肉一涨价饲料就好了,大家都为着饲料和养猪来讲,现在一说养殖都可以,一说加工,加工是不是不行啊?其实加工是喂人的,加工出来的东西直接人来用,这要比饲料直接给猪用,猪再给人用这个过程来的快来的直接。但是我们要讲好我们的故事,要宣传好。

第二,我还是建议国家要给深加工企业今后配额,不管是马铃薯也好,其他甘薯也好,予以加工我觉得要给玉米加工企业配额,今后的玉米加工企业来用是正确的,能够平衡国内的玉米价格,平衡国内的需求,建议国家多给玉米加工企业进口配额,让他们利用好国内国外两个市场来为人民服务,来为解决中国的粮食安全问题,解决中国国民需要,市场的需要问题,生活的需要问题。

第三,做好迎接困难的准备。企业现在越来越大,投资也越来越多,竞争越来越激烈,大家要互相团结互相爱故,产业、行业困难的时候,我们要去拓展客户,拓展下游需求,这样大家就会在发展过程当中缓解困难和矛盾,这样实现健康发展。

各位同仁,危难中酝酿着机遇,困苦中孕育着新生,面对全新的国内外宏观市场竞争格局,面对第五个阶段的新格局,让我们团结起来,共同迎接玉米深加工行业新的变革,新的微带和新的时代,谢谢大家!

佟毅:我国玉米深加工行业正在进入管理提升阶段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0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Copyright © 2018-2020 热点新闻网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热点新闻网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