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铁汉生态疑欠薪陷流动危局?信披存疑董事高管忙减持....

铁汉生态疑欠薪陷流动危局?信披存疑董事高管忙减持

2020-09-10 18:57:50 点击:53 来自:明目皓齿

近日,铁汉生态披露2020年半年度报告,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3.88亿元,同比下降56.3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1.68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734.65%;实现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4.77亿元。

结合2019年年报来看,早在疫情影响之前,铁汉生态就陷入了困局。不过在如此不利局面之下,作为铁汉生态内部人的董事和高管却忙着减持。

值得注意的是,不利的财务情况和拖欠工资的有关信息,似乎显示铁汉生态陷入了流动性危局?但是信披却只字未提,信披合理性存疑。

业绩亏损 董高忙减持

铁汉生态主营业务涵盖生态修复、生态环保、生态景观、生态旅游等业务。

2020年H1,铁汉生态实现营业收入13.88亿元,同比下降56.3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1.68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734.65%,上年同期盈利1024.995万元。

对于业绩下降原因,铁汉生态称受疫情影响,公司受到行业的招标延迟、限制开工,项目施工进度缓慢等巨大的困难和挑战。

不过结合2019年年报来看,早在疫情影响之前,铁汉生态就陷入了困局。

2019年年报披露,受经济环境及融资等因素的影响,公司主动调整部分项目施工进度,全年实现营业收入为50.66亿元,同比减少34.62%。值得注意的是,从2019年开始公司积极调整业务类型,由PPP业务转向EPC业务或纯施工业务。提高PPP项目评估标准,拒绝垫资比例高的项目,坚决向轻资产化发展方向转型。

另外,因政策变化及项目融资的影响,公司对在手PPP项目进行了全面评估,缓建了部分PPP项目,停工、退出了部分PPP项目;由于PPP项目投资放缓,整体工期延长等因素影响,部分项目根据工程实际情况调整预算,导致毛利率同比下降,2019年综合毛利率仅15.53%,2018年为25.79%。

除了毛利率的下降,因报告期金融机构借款增加及因资产负债率上升导致融资成本增加,财务费用为6.91亿元,同比增长26.24%;

在资金紧张下,之前年度并购而来的公司也由于业绩不佳,2019年计提了1.56亿元商誉减值准备。受上述因素影响,铁汉生态2019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9.12亿元,同比大降399.75%。

如此不利局面之下,作为铁汉生态内部人的董事和高管却忙着减持。

9月3日晚间,铁汉生态公告称,公司于近日收到公司控股股东刘水先生的一致行动人副董事长张衡先生及公司董事陈阳春先生、高级管理人员杨锋源先生出具的《减持计划书》。张衡先生、陈阳春先生、杨锋源先生计划自本公告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拟通过集中竞价、大宗交易或两者相结合的方式减持其持有的公司部分股份,减持数量合计不超过10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4262%。

拖欠工资陷流动性危局?信披存疑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公布的业绩影响因素,还是铁汉生态的应对措施,资金是铁汉生态反复提及的关键因素,而铁汉生态究竟有多缺钱?

首先看资产负债率,2016-2019年及2020年H1,铁汉生态的资产负债率持续在攀升,分别为54.07%、68.68%、72.39%、76.48%和76.56%。

除了负债比率,负债的绝对规模和负债结构也不容乐观。

截至2020年H1,铁汉生态负债总额达220.15亿元,其中,公司的流动负债148.03亿元,流动比率为0.98,速动比率仅为0.48。

而仅考虑偿债压力最大的短期负债,截至2020年H1,铁汉生态的短期借款为68.07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长期负债4.37亿元,合计高达72.44亿元的负债将于一年内偿还,是期末公司货币资金35.96亿元的2倍,是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13.16亿元的5.5倍。

不得不说的是,而这还是铁汉生态于2019年12月底完成首期优先股发行,募集资金9.35亿元的情况下,否则情况只会更糟。

如此高的负债,利息也是一个沉重的负担。2019年及2020年H1,铁汉生态的财务费用分别为6.91亿元和2.89亿元,占应收的比重分别为13.64%、20.86%。

如果说以上还只能侧面反映出铁汉生态的资金链压力,那么拖欠工资或许是其陷入流动性危局的明显信号,让人不得不怀疑其持续经营的能力。

据人民网、领导留言板中,有自称铁汉生态的员工在8月12日投诉称, 2019年12月-2020年2月,一般员工每月发2300元,剩余尚未发放,今年6、7月工资也未发放;其他员工自去年九月至今年2月发放部分工资,今年6、7月未发工资。

另外公司自今年2月份开始停缴社保,住房公积金3月份停缴,已发放工资条注明对应月份扣了社保及公积金,公司虽申请停缴但已发月份已扣社保公积的却未缴费。

铁汉生态疑欠薪陷流动危局?信披存疑董事高管忙减持来源:人民网、领导留言板

结合铁汉生态的财务数据来看,2019年及2020年H1,铁汉生态的应付职工薪酬分别为2.39亿元、1.96亿元,同比增长43.13%、20.16%,与收入的大幅度下跌形成鲜明对比。

另据相关媒体报道,对于员工投诉拖欠工资一事,铁汉生态相关负责人回应称,去年12月至今年2月拖欠的部分工资,大多已于8月28日发放。其中,2月拖欠工资已全部发放,去年12月、1月拖欠工资仅剩小部分未发。至于6、7月工资,公司称正在走正常发放程序。

另外,关于员工投诉的社保、住房公积金停缴一事,公司称并非停缴,根据深圳市人社局在疫情期间社保及住房公积金政策规定,允许公司对员工的社保、住房公积金进行缓缴,这期间不会影响社保、公积金权益。

如果铁汉生态的现金流已经紧张到难以正常支付职工薪酬,那其持续经营能力或许已经存在重大不确定性,不过无论是经华兴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无保留意见2019年财报,还是铁汉生态的其他公告,都未有提及欠薪和持续经营相关的内容,信披合理性存疑。

寄望国资充当“白马骑士”

如同其他众多陷入流动性危局的环保上市公司一样,国资再次充当“白马骑士”。

半年报披露,2020年4月10日,公司实际控制人刘水及其一致行动人木胜投资与中国节能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刘水、木胜投资拟分别向中国节能协议转让其持有的合计2.37亿股股份。

2020年4月19日,公司分别与中国节能、深圳投控共赢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签署《深圳市铁汉生态环境股份有限公司附条件生效的非公开发行股票认购协议》,中国节能拟认购本次发行的4.69亿股股份,深圳投控共赢基金拟认购本次发行的1.33亿股股份。

深圳证券交易所已于2020年7月6日受理公司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的申请,公司已于8月21日向深交所提交《公司与中信建投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关于公司申请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的审核问询函的回复》。

值得一提的是,在更早之前,铁汉生态就于18年12月底引入战投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18年底和2019年三月份铁汉生态实控人刘水分别向深圳市投资控股、深圳投控共赢基金各转让5%股份。同时作出业绩承诺,上市公司在2019年至2021年各年度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不低于6.5亿、10.8亿、11.9亿。如未完成承诺,实控人刘水将对深圳市投资控股进行现金补偿。

显然铁汉生态2019年并没有完成业绩承诺,而2020年上半年同样不佳的业绩,又为2020年全年的业绩更添悲观预期。目前持股30.72%的实控人刘水,94.26%的股权都已质押,本就紧张的资金,还需进行业绩补偿,可谓雪上加霜。

铁汉生态疑欠薪陷流动危局?信披存疑董事高管忙减持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0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Copyright © 2018-2020 热点新闻网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热点新闻网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