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汽车 > 车企上半年普遍亏损 各自找“药方”

车企上半年普遍亏损 各自找“药方”

2020-09-10 08:45:36 点击:75 来自:融资中国

自主车企都在试图通过不同的战略方式,来改变当前的盈利状况。

各自找“药方”

江淮汽车半年财报显示,该公司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249.41亿元,同比下滑7.63%;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47亿元,同比下降217.84%,净利率为-0.59%。值得注意的是,上半年江淮汽车从非经常性损益获利5.1亿元。其中,江淮汽车处置非流动资产进账1.7亿元以及获得4.8亿元的政府补贴。如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江淮汽车上半年亏损额高达6.58亿元。

长安汽车上半年则取得营业收入327.82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9.7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6.02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16.17%。不过,长安汽车上半年盈利主要源自非经常性损益,总额达52.19亿元。扣除上述非经常性损益后,长安汽车净利润为-26.17亿元。

华晨中国发布的财报则显示,今年上半年实现收益14.5亿元,同比下滑23.85%,公司股权持有人应占溢利为40.45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25.24%;其中,华晨宝马是华晨中国利润主要贡献者。

“在盈利改善上,这三家企业选择了三条不同的路。江淮汽车通过引入外资进行混改,长安汽车采取了对合资板块进行收缩的战略,同时加大自主板块投入,华晨则是依靠华晨宝马维持生存。”汽车行业资深分析师梅松林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此前,大众汽车宣布将投资10亿欧元,获得江淮汽车母公司——安徽江淮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50%的股份,同时增持电动汽车合资企业江淮大众股份至75%,获得合资公司管理权,这是首个外资车企参与国有车企混改的案例。“江淮大众合资对江淮的帮助表现在现金流方面,从外部注入新鲜血液。江淮混改和奇瑞很相似,只不过引入的股东不一样,奇瑞引入的是国内的战略股东,江淮引入的是国际的战略股东,其好处是,除了注入资金外,将来还有技术和产品进来。”梅松林对记者表示。

他认为,大众汽车能够看中江淮主要有两方面因素,一是‍江淮商用车在技术方面有一定积累,在中国市场占有一席之地;二是在电动车方面,江淮布局较早也有一定的积累。

对于长安汽车,除了投资回报外,自主品牌也有所回升,因此整体亏损有所收窄。这有赖于公司产品结构的改善,包括新车对于产品矩阵的不断补强以及新车带来的销量爬坡。

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长安汽车整车毛利率为9.29%,相比去年同期的8.44%,增加了1.07个百分点。“长安汽车自主品牌在整个集团中占比较大,但其在合资板块的表现较弱。近年来,长安汽车在战略上进行调整,逐步把重点资源放在自主品牌上,对合资板块采取了一些收缩战略,比如出售长安PSA股权,长安铃木也退出了市场。”梅松林对记者表示。

与长安汽车相反,华晨汽车近年来在自主品牌方面的声量越来越小。华晨汽车集团的自主品牌整车业务中包括“华晨中华”、“华颂”、“华晨金杯”等产品。乘联会发布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华晨中华累计销量3186辆,平均月销量仅500辆左右。“华颂”系列产品没有了声量,金杯系产品2019年销量不足2万辆。此前几年,华晨汽车在自主板块进行了大规模投资,而高投资低收益也成为了华晨汽车集团债务高的原因之一。而华晨汽车也将在2022年前向宝马集团出售华晨宝马25%的股权。

“华晨汽车自主品牌‍一路走来进行了很多尝试和拓展,但没有哪个品牌或者产品能够真正立足。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自主品牌发展不起来,减亏和生存就成为第一要务。因此通过减少对自主品牌的投入来减少亏损,依靠华晨宝马继续生存。”梅松林对记者表示。

能否起效?

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江淮汽车找到大众入股,体现了地方国资体系清醒地意识到:单靠自身实力的单打独斗,效果很难体现。此外,安徽引进大众对江淮进行混改,是新的混改举措,解决了江淮的发展问题。

除了投资、出售股权等非经营性方式外,长安汽车目前通过加大对自主板块的投入改善业绩。不过,长安汽车新能源汽车产品较弱、高端品牌推出节奏较慢,当前推出的高端系列全新产品车企上半年普遍亏损 各自找“药方”UNI-T,其在价格上与经济型车区隔较小,存在内耗风险。

对于华晨汽车,一位行业人士告诉记者,华晨汽车未来在自主品牌上进行大动作的可能性较小。“过去很多尝试证明了,华晨汽车发展自主品牌不成功,在技术手段的发展也不是很顺利,现在市场环境下会更加困难,未来很可能在战略上对自主板块进行一些投入,比如收购一家企业。” 上述行业人士说。

除了上述几家车企之外,吉利、长城等头部自主车企在上半年也出现营收、利润双降的状况。

“自主品牌还处在一个比较困难的阶段,现在恢复比较好的是豪华品牌、本土化做得比较好的国际品牌以及智能电动车。”梅松林认为,这两年自主品牌能够做到亮眼的不多,长安汽车是从低谷中走出来的一个典型案例。此外,一汽红旗高端化路线逐步做了起来,五菱汽车通过推出多款产品拉动了销量的增长,这些品牌在调整中满足了细分市场的需求,尤其是消费者的心理需求。

面对疫情冲击等不确定因素,自主头部企业长城和吉利又先后下调了销量目标。今年3月,长城汽车宣布下调年度销量目标,从此前制定的111万辆下调至102万辆。今年8月,吉利宣布将全年销量目标由141万辆下调至132万辆。

“如果一家车企按照200万辆销量布局,其投入会很大,当市场没有达到预期,如何将50万辆缺口带来的损失抹平十分重要,这就需要看企业的运营效率。”梅松林认为。

车企上半年普遍亏损 各自找“药方”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0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Copyright © 2018-2020 热点新闻网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热点新闻网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