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到桌面 添加到收藏夹
首页 > 商机 > 马云不离场

马云不离场

2019-09-11 10:00:09 点击: 来自:今日财经
马云不离场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来源:首席人物观(ID:sxrenwuguan)

2019年9月10日,中国第35个教师节这天,正赶上被网友调侃为“中国互联网最成功的创业者”办理离职手续——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在阿里20周年年会上正式卸任集团董事局主席,由现任集团CEO张勇接任。这一天也是马云55岁生日。

有意思的是,马云在年会上说:“世界这么好,机会这么多,我这么爱热闹,哪里舍得这么年轻就退休离场”。对阿里而言,马云这个创始人并未真正离场,马云说道:“今天不是一个人的选择,而是一个制度的成功。”

马云不离场

这一交接,被外界看作是中国互联网公司目前为止最成功的接班典范。毕竟,对于一家如今市值超过4600亿美元,排名亚洲第一的互联网公司来说,换手继续掌舵这样一部庞大邮轮,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但有目共睹的是,阿里巴巴又的确在过去这几年证实了自己平稳交接的可行性。或许可以说,自10年前,“十八罗汉”辞去创始人身份,阿里巴巴进入合伙人时代之后,即便想轻易迷航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尤其是,马云能不断给阿里巴巴招来一群牛人,并让阿里巴巴持守住从创业之初便确定的价值观和人才计划,这让马云和他创始团队的使命和初心,在未来的阿里经营中得到延续。

01

2000年,51岁的关明生接到一通猎头公司打来的电话,问这位已经在美国通用电器做了15年高管的香港人,是否有兴趣加入阿里巴巴。

这个陌生的名字让关明生听得一头雾水:“阿里巴巴是什么?”

接下来事情的转折却像电影中的画面一样,镜头陡然切换。

2000年10月,关明生赴约到北京一家日餐店,见三个30多岁的年轻人。这三个年轻人的名字分别叫马云,蔡崇信,吴炯。

就在这一年,一面是成立不过两三年的中国互联网公司本站、网易、搜狐相继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一面是互联网泡沫此起彼伏被戳破。在这一年前,马云才刚刚创办了阿里巴巴公司,随后蔡崇信和吴炯加入进来,分别扛起CFO和CTO。

现在,他们还缺一位对公司发展至关重要的COO,负责运营和梳理价值观等工作——在国内互联网早期处于野蛮生长的年代,不像过去一年,大谈组织结构还没有流行起来,也没多少人在创业最初就重视价值观的概念。

放在今天看,创业之初的马云显然已经表现出了“外星人”特有的口才和商业头脑,以及对人才和价值观的重视。4个小时时间里,他一如既往用马氏激情,向关明生大谈这家新生公司的商业前景。桌上的氛围被带动得一时充满少年气,大家聊得太投入,以致桌上的饭菜,几个人倒是没动几口。

经过这么一番游说,3个月后,关明生从香港飞到杭州,住在文三路华星科技大厦旁边的招商宾馆。这位新上任的、已经52岁的阿里巴巴COO,就这样在120块钱一晚的旅馆里住了两年,他至今还记得,旅馆旁边有一条臭水沟。

马云不离场

但是马云却慷慨地把自己的办公室一分为二,其中十多平给了关明生。

关明生到杭州一周后的1月13日,是个周六,他做的第一件事,是帮这家新生公司在粗版价值观的原型上做梳理、提炼。此前他所在的通用公司,正是因为在一个健全的制度和价值观前提下,在百年间完成了多轮自我更替,成为以人力培养和恪守核心理念著称的全球集团。

在空间有限的办公室里,马云先是向包括他在内的几个初始团队成员滔滔不绝讲起公司文化,比如确定了明确使命:“让天下没有能做的生意”,确定了愿景:“80,10,1”——即要做一家发展80年的企业(注:后改为跨三个世纪的102年),世界十大网站之一,只要商人一定要用阿里巴巴。

至于价值观,马云也早就想了很多。他从办公室抱出一叠纸,有五六十页厚,递给关明生和彭蕾各一半,两个人在玻璃板上把纸上和价值观相关的内容都誊写下来,写了半个小时。

加上在场的蔡崇信、吴炯、金建杭,6个人又就着一玻璃板的概念讨论了7个小时。“这句话究竟是什么原因”,“这一点跟另一点有没有区别、是不是没有关联”。

最后,所有的内容被压缩提炼成2个维度9个点。与阿里巴巴后来员工的花名一样,作为金庸迷的马云和关明生,也都想以金庸小说里的元素给价值观命名,最终敲定了“独孤九剑”。

所谓“九剑”,是指激情、创新、教学相长、开放、简易、群策群力、专注、质量、服务与尊重。前5点为创新维度,后4点为系统维度。

阿里的价值观看起来甚至近于苛刻的标准。比如,关明生曾将“独狐九剑”中“质量”的涵义之一定为:今天最高的表现是明天最低的要求。

专注则包括“正确地做事”和“做正确的事”;团队的意义是“平凡的人做平凡的事”;激情指“可以失败但永不言败”;“教学相长”和“开放”指让大家随时能说话;“简易”指创意、系统等要简易,这样才能有办法实施。 

不容一点退步的余地。

02

以“独孤九剑”的价值观为前提,2002年,阿里巴巴为从事国内贸易的卖家和买家推出中国站的“诚信通”服务,这不但成为其历史上第一个盈利业务,也给自己在互联网寒冬中赚取了一件棉衣,使创业不到3年的阿里巴巴实现收支平衡,马云自己也成为日本最大杂志《日经》的封面人物。

这一年12月,蔡崇信和吴炯在财务室呲牙乐着把盈利的第一块钱装进了信封。

图:2012年,公司实现全年盈利一块钱的目标

图:2012年,公司实现全年盈利一块钱的目标

而“独孤九剑”的价值观,则在阿里用了4年。

阿里巴巴的高管们,曾多次在公开场合强调“价值观不是道德观念,而是游戏规则”,因此价值观最后必须落实于实际行动,而不是仅仅停留在口号层面。

这个游戏规则甚至表现在阿里出了名的对员工绩效考核制度上。根据阿里的考核标准,对员工的考核评判,一半出于业绩,一半则是考核价值观。每个价值观又进一步细化为5个层次,每个层次对应不同分值。

以此计算,阿里的价值观考核共有45个尺度。

自然也包括对于创始团队和高管的考核。

最典型的事件是,2001年2月,大概是自然界寒冬加剧了人对互联网寒冬的感受,尤其是对于因为没什么销售而没有进账的阿里巴巴这种公司来说。

一天,马云、蔡崇信和关明生在9楼一间办公室坐着,因为穷,没舍得开暖气,三个人裹着大衣开了一个会。

三个棉大衣围在一起,就讨论一个问题:我们应该去行贿吗?

这么一个问题,三个人又足足讨论了一整天。教师出身的马云,当时还没有成功到在机场书店屏幕上口若悬河,既不懂什么是“电子”,又不那么了解“商务”;台湾人蔡崇信是耶鲁大学法学博士;关明生则在美国通用公司做了15年。后两个人倒是对生意这回事有一些了解。

马云问了一个问题:“行贿出了问题的话,谁坐牢?”两个人回答:你。

马云举起两只手,又问:“要是我坐牢的话,你们会不会来探我?”两个人说:“要是事情这么严重,是你坐牢的话,我们会先被关进去。”

在这之后,坚决反对行贿便成了阿里巴巴第一条政策原则。

03

价值观在阿里巴巴,就像伦敦西部的古老建筑一样,坚固稳重,又时不时会被要求修修补补,让它尽量精致完美。

2005年,马云把阿里巴巴300多位高管组织起来,挤在一间会议室继续讨论价值观的问题。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把过去9大价值观压缩成6个,起了个新名字:六脉神剑。

“六脉神剑”这次被分为了公司维度和个人维度。公司维度中,客户第一是最重要的,团队协作和拥抱变化为辅助支持;个人行业则包括激情、诚信、敬业。

这一年5月,淘宝网的商品数突破700万件,超越了日本雅虎,成为亚洲最大的网络购物平台,并于3个月后并购了雅虎中国。

接下来的十几年中,阿里巴巴在这个基础技术与用户消费习惯迅速变化的时代,没断过“拥抱变化”,并注意吸取外界的营养元素。比如,马云曾直言,海底捞实际属于制造业,而不是简单的服务业,因为客人看到的只是服务员将食材端上桌的那一刻,但背后却包含了采购、生产、材料等等一个完整的制造业过程。

所以,他认为,过去纯制造业或纯服务业的时代过去了,未来服务业一定也是制造业。据此,阿里巴巴也要积极拥抱加大在实体领域的投入,比如做盒马鲜生、收购大润发,并相信这些投入一定会有市场空间。马云一直认为,价值观要“虚事实做”,这样的案例足以证明,阿里巴巴的价值观不是一套停留在纸面上的txt,而是存在于真实实践的exe。

马云不离场

马云大概也没想到,当又一次互联网创业风起云涌时,“拥抱变化”竟成了得意和失落的创业者双双引用的口头禅,这距离阿里巴巴在2005年的价值观迭代,竟已过了整整十年。

“六脉神剑”的价值观被阿里巴巴沿用了14年。现在,阿里巴巴的员工被形象地分作几类,比如,业绩好、同时价值观又高的就是明星,有价值观但没有业绩的是“小白兔”,这样的考核以每三个月为周期进行一次。

在价值观的问题上,关明生对阿里这些年的表现很满意:“很多人问我为什么阿里巴巴的价值观能够持续得这么久,我想就是因为我们每三个月都会告诉大家,他在价值观上面做得怎么样。而且这个问题不只是问同学,是所有的主管都会被问同样的问题。”

2001年跟关明生的一次闲聊时,马云说如果有一天见到杰克·韦尔奇——美国通用公司的掌门人,一定要谢谢他培养了这样一个得力干将,来帮助阿里巴巴提炼公司发展的价值观。

7年后,2008年7月的一天,关明生接到马云打来的电话,说自己正跟杰克·韦尔奇吃饭,并跟他讲了当年承诺的那句话。

关明生听得很感动,并顺口问了一句他们在哪里吃饭。“比尔·盖茨家。”后来的马云多次提到,从比尔·盖茨身上学到身多。

但是马云也常常说,阿里巴巴最关键的是,不要把波音747的引擎装在组装拖拉机上。“这就好像是我们这些从GE(美国通用公司)过来的人,要是不顾一切地把GE的那套全拿来装在阿里巴巴上面,阿里巴巴就一定会死,我们的那个引擎也会死。”

04

价值观的培训和技能的培训一样,在阿里巴巴创业之初便被同步提上日程。

正是马云和蔡崇信们裹着棉衣开会那一年,本来就没什么钱的阿里巴巴,还是拿出100万元来为员工做培训,要求每名员工学习30天,并提出“百年大计”,以书面形式把企业文化和价值观固定下来。

马云不离场

近期热播的纪录片《美国工厂》片尾提到,过去20年间,全球各地企业已经降低了在职业进修方面的投资。

但阿里巴巴走的显然是相反路线,20年里,他们推出了面向全集团所有新员工的“百年阿里”;包括运营大学、产品大学、技术大学在内的“罗汉堂”,做专业培训;针对管理者的学习,则出了“管理三板斧”、“侠客行”和名噪一时的“湖畔学院”。

那年寒冬讨论十几年后,关明生还能回忆起当天的情形,“价值观是管辖行为的,无论你身在何方都是可以预测的,这是一个游戏规则,同时也是个把我们团结在一起的力量。”

人才培训计划是价值观的延伸,也是一家企业守成的关键。

守成当然并不是商业世界特有概念。《资治通鉴》记载,一次唐太宗李世民问创业和守成哪个更难。房玄龄回答说,当然是在群雄中脱颖而出的创业更难;魏徵则认为所有领导者都是从艰难过来的,所以相对创业,守成更难。最后李世民总结为:守成与创业都各不容易。

如今阿里巴巴以超过4600亿美元市值,稳居亚洲互联网公司排名榜首。在外界看来,除了市值,它与其他互联网巨头最大的区别是,有一个成熟可行的守成行动——接班人计划。实际上,这并不是阿里巴巴在近年才着手准备的,而是从设定价值观后的2002年,便开始搭建,以保证在接下来快速发展过程中不会出现人才断层。

也是在这样价值观的基础上,阿里开启了培训和发展系统,绩效考核、人才选拔系统,再后来又发展出了集团组织部、合伙人系统等等一系列设置。

2018年9月10日,马云放心地发出一封公开信,宣布自己将在一年后的这天卸任集团董事局主席一职。“我们创建的合伙人机制创造性地解决了规模公司的创新力问题、领导人传承问题、未来担当力问题和文化传承问题。这几年来,我们不断研究和完善我们的制度和人才文化体系,单纯靠人或制度都不能解决问题,只有制度和人、文化完美结合在一起,才能让公司健康持久发展。”

这直接得益于阿里巴巴价值观的延续。

2000年,创业仅仅1年又遭遇互联网泡沫的阿里巴巴,一度招不到员工,马云安慰大家说:“有一天阿里巴巴会良将如潮。”

当下,阿里巴巴在职员工数已经超过11万人,来自全球70个国家和地区,其中80后管理者占比近8成,90后管理者人数超2000名。

毫无疑问,马云当年的愿景已然实现,这也让阿里巴巴打造“百年老店”的梦想,变得更加清晰可触。

部分资料来源:

1.2012年9月8日第九届网商大会关明生演讲实录 

2.2018年马云在浙商总会年会演讲实录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Copyright © 2018-2020 热点新闻网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热点新闻网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