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到桌面 添加到收藏夹
首页 > 商机 > 马云离开2063年

马云离开2063年

2019-09-10 19:55:07 点击: 来自:财经谈天下
马云离开2063年

欢迎关注“创事记”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来源:财经无忌

2063年的秋天,一位99岁的中国老人躺在非洲肯尼亚首都一家医院的病床上,此时此刻落日的余晖透过病房的窗户洒进来,老人挥了挥手,几个护士模样的护理机器人安静地退了出去。

十分钟前,这个房间坐满了人,肯尼亚总统和联合国官员刚刚离开,虽然VR技术已经让人类突破了物理的距离限制,想和朋友见面无须舟车劳顿,真正成了天涯若比邻,但老人的这几位朋友还是希望能亲自前往,让这最后一面更有意义。

老友的离去,房间重新回归静逸,就在病房门重新被关上的时候,一个叮当响的小球钻了进来,跟在后面的是几声蹒跚的脚步声和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刚才还在走廊上玩球的一个黑人小女孩,现在是这个房间里的新客人,她好奇地打量着这个房间,似乎忘了自己的目标是那个五颜六色的小球。

“Jack Ma。”小女孩念着病床旁边的名字,稚嫩的声音引起了老人的注意,老人已经讲不出话了,老天爷曾经给予了他卓越的演说口才,但现在岁月收回了他的这项天赋。

但这并不影响老人的表达,技术的进步,已经可以让他用脑电图,直接将想要表达的内容显示在病床前的屏幕上。

1、你是谁?

这是小姑娘的第一个问题。

我是一名老师。

老师?

那你是教什么的?

我呀,我什么都教。我在你们这里已经待了将近40年了,我喜欢这片土地。

在人生的最后阶段,这位叫做Jack Ma的黄皮肤老人,选择了把最后一程留在了距离故乡杭州一万公里的南非共和国肯尼亚。

从地理位置上来看,此刻老人所在的曼德拉郡位于肯尼亚版图的东北部,占地面积超过25000平方公里,它于2013年脱离东北省管辖独立成郡,而关于郡名,毋庸置疑是受了同样去世于那一年的南非人权领袖纳尔逊·曼德拉名字的启发。

在这片同样充斥着深红土壤和洁白云朵的异乡国度,Jack Ma拥有着一个有别于此前所有称呼的新身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教育局名誉专员,因为头衔过于冗长,当地的人们普遍化繁就简,从他日常的工作中汲取灵感,称呼他为

“Teacher Jack”。

我五十几岁那年第一次来非洲,觉得很惊讶,非洲很年轻,而且无畏,当时全世界都很焦虑,但是非洲人非常有能量,他们很纯粹,很想改变。

老人对教育情有独钟,可能是因为自己的第一份工作就是教师的缘故吧,也有可能天生就有着浓厚的教师情结。

自从他去到非洲后的第一年,就邀请了1000名非洲年轻人到自己创办的公司去学习,他想改变他们,“这是我接下来人生很重要的一项工作,比做公司主席更重要。”

随后他还在南非,非洲大陆另一个重要国家,宣布出资1000万美元,成立“非洲互联网创业者基金”。而一场名为“非洲英雄”的青年创业大赛,也在这个被视为贫穷和落后的大地上,掀起了不小的热情。

2、你来自哪里?

孩子的第二个问题似乎和地理无关,八九岁的幼童对自身所处的地理位置并不像成年人那样有着清晰的认知。

现在老人所处的曼德拉郡,作为距离肯尼亚首都内罗毕最远的边陲城市,扼守着这个国家的东北要塞。

曼德拉郡外形仿佛一只狂放的犄角,深深的楔入了邻国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接壤的腹地之中,其中两国距离最近的村镇埃勒瓦克和埃勒贝鲁哈吉亚从地图上看,相距不过咫尺。

而组成这只狂野犄角的,则是102万信仰不同、人种不一的肯尼亚边境居民。

马云离开2063年

事实上,如果没有中国在“一带一路”中大批援建的基础设施,战争的梦魇依然将在这座城市的上空挥之不去。

但无论如何,伴随着经济援助下肯尼亚国力的日益强盛,至少对于潜心教书的这位中国老人来说,恐怖主义的人身威胁终于永久成为了历史。

尽管在来到曼德拉郡的第一个晚上,陪同的年轻助理在睡梦中多次被数十公里边境线那头传来的隆隆炮声惊醒,但刚刚从琐碎的公司事务中抽身的Jack,依然享受着仲夏夜之梦。

对于一位进入生命倒计时的人来说,属于生活的最后一层神秘面纱已经褪去,来自死亡的威吓开始不再具备任何实际层面的效果。

这里有战争,但是Teacher Jack并不惧怕战争。

在他的国家,Jack就是中国商业史上“最惨烈的战争”的幸存者。

52年前的2011年,Jack创办的公司遭遇了自成立以来最大的危机。由于内部规则调整引发的抗议,得到了一部分商户的支持,随后演变成一场线上线下有组织的攻击。

在那场激进的抗议持续了一周之后,Jack的同事代表公司更新了相关争议条款,并宣布为新规投入18亿元作为缓冲,而当时身在美国的Jack盛怒之下,匆匆赶回杭州,他后来告诉信任的记者,上台讲话之前,为了怕自己说的过火,他在手上默默写下了四五个“忍”字。

这并不是Jack在商界经历的第一场硝烟,也不是最后一场,三十多年的商海沉浮中,比这场冲突还要危急的时刻也并非没有,然而相较于其他的纷争,这一场对于他的心性磨练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那以后,无论形势如何急迫,内心如何翻江倒海,他都没有再在手上写过“忍”字。

我来自哪里并不重要?孩子,在我这个年纪,我已经淡忘了这一切,就像我的另一个名字一样,风清扬,它的意思就是,我们都将来无影去无踪。

3、你要到哪里去?

我要去哪里?其实我也并不知道,我应该会去未来。

未来?什么未来?

可能是去外太空吧,因为他们都说我是外星人。

这位老人的一生总是围绕着话题,人们先是把他视为骗子,在他45岁之前,很多人并不看好他,在一些公开场合,那些成名已久的大佬们甚至转头就丢掉了他递上去的名片。

一部纪录片拍下了瘦小的,梳着八分头,背着一个黑色单肩包敲门找人,逢人便讲,“我是来推销中国黄页的”小马。

小马干的并不顺利,有人说,他一看就不像是好人。在离开北京的出租车上,小马黯然神伤,而北京的长城也留下了他和小伙伴们失意的背影,从小爱打架不服输的他,领略了拳头征服不了世界的滋味。

马云离开2063年

即使回到了杭州——他的家乡,小马的福报也并没有马上出现,沮丧和失落如影相随,但时势给了这个不服输的杭州人一个并不起眼的机会,他抓住了。

一方面他所在的国家迎来了中小企业的发展的黄金时期,他的家乡是中国最为重要的民企发展之地,另一方面大洋彼岸的互联网机会为这一波的发展装上高速火箭。

小马成为了中国的马爸爸,马首富,人们惊呼当年的自己并没有眼力去真正认识这位外星人。

但马爸爸依然伴随着争议,一度他的诚信被广泛质疑,虽然最终由于形势的发展,人们逐渐淡忘了这一过程,但至今马爸爸并没有真正说清内中缘由。

即使到了现在,我也并不想解释什么,回顾过去对我并没有多少意义,我人生最后悔的事,就是创造了那家被人们记住的公司。

我并不是神,我也讨厌做一个商人。

孩子,我虽然做生意,但我的公司成功并不是因为我想去赚钱。

哦,这么说,可能有点复杂了,你就把我当做一个准备回家的外星人吧。

小女孩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她大声地说,外星人,外星人。

孩子的声音惊动了家属,老人把他们安排在隔壁房间,当家属推门进来的时候,他们却并没有看到对话的这个小姑娘,只有地上的那个水晶球还在慢慢滚动。

老人闭上了眼睛,画面回到了2019年9月10日的杭州,这座中国江南城市正在为他的公司庆祝,这一天,也是Jack 的生日。

突然,病房响起一段乐曲声,仔细一听,是空城计。

分享到:
相关阅读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Copyright © 2018-2020 热点新闻网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热点新闻网 对此不承担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