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机 > 联科科技业绩下滑,内控问题屡教不改

联科科技业绩下滑,内控问题屡教不改

2021-01-12 17:51:13 点击:57 来自:科技最前沿

山东联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二氧化硅和炭黑的研发、生产与销售的有机化学原料生产企业,正在冲刺主板IPO。但我们研究发现,联科科技2019年业绩下滑十分明显,子公司曾在新三板受过处罚,而公司合规方面还存在不少问题。

业绩下滑,募投扩产能够扭转颓势?

2017年—2019年,联科科技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64亿元、9.41亿元、9.72亿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4666.40万元、8823.69万元和 6615.33万元。很明显,联科科技的盈利能力在2019年出现了大幅下滑。

而根据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底,国内直接从事沉淀法二氧化硅厂家共有 53 家,总生产能力达到226万吨,实际产量达到154万吨。根据《2019 年中国炭黑年册》,目前国内可生产高分散二氧化硅企业有11家,其中外资1家,内资10家。

联科科技在这11家生产高分散二氧化硅的企业中位列第6位,产能为3万吨/年,而位居前三位的无锡确成硅化学股份有限公司、罗地亚白炭黑有限公司和株洲兴隆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的总生产能力分别达到12万吨/年、11万吨/年和6万吨/年,远高于联科科技的产能。

联科科技业绩下滑,内控问题屡教不改

本次IPO募投项目中,10万吨/年高分散二氧化硅及3万吨/年硅酸项目将使得联科科技的高分散二氧化硅产能达到13万吨,公司在产能方面将成为国内“老大”。

但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联科科技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25.47%、24.28%、18.30%,逐年下降,报告期内的二氧化硅销售单价分别为3993.26元/吨、4700.60元/吨、4279.42元/吨,炭黑销售单价分别为5608.52元/吨、6630.66元/吨、5604.34元/吨,两类主力产品的销售价格也在2019年出现了不小的下跌。公司计划翻倍扩张产能,又能否扭转上述下滑趋势?

子公司挂牌新三板,因内控问题受处罚

山东联科新材料有限公司是联科科技较为核心的控股子公司,曾在新三板挂牌,已于2017年11月26日终止挂牌。

联科股份在新三板挂牌期间,曾出现关联公司拆借资金、提供担保等内部决策程序不合规,且未对外进行公告披露的情况,公司及其相关负责人因此遭到股转系统处罚。

根据股转系统发【2016】260号文件显示,2014年11月至2015年10月期间,联科股份与关联企业山东联科卡尔迪克白炭黑有限公司、山东联科白炭黑有限公司等发生资金拆借、担保等关联交易事项,而这些信息并未在临时公告或定期报告中予以披露。

监管文件显示,自2015年3月25日,联科股份开具的承兑汇票到期,联科白炭黑办理了托收手续,同时将托收款6000万元以存单形式继续质押于中国银行临朐支行,继续为联科股份的融资租赁业务担保,涉及金额较大。因此,股转系统在2016年8月31日下发文件,对联科股份及其董事长吴晓林、董秘邓金杰等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自律监管措施。

受罚后仍存大量不规范资金运作

子公司受到处罚后,联科科技理应更加重视内控工作和内部资金规范问题,但据联科科技的招股书显示,公司此后仍存在不少问题。

根据招股书显示,山东联科实业集团有限公司目前直接、间接持有联科科技的72.45%股权,为公司控股股东,吴晓林、吴晓强分别持有其83.33%和16.67%股权,为联科集团的实控人。截至2019年12月31日,联科集团还持有青州农商行9296.79万股股份,持股比例6.45%,吴晓林担任该行董事;同时,联科集团持有临朐农商行1682.36万股股份,持股比例2.13%,吴晓强担任该行董事。

值得注意的是,联科科技报告期内的大部分借款都来自临朐农商行与青州农商行。2017年至2019年,公司从这两家关联银行获得的借款金额合计分别为1.27亿元、2.37亿元、1.29亿元,而联科新材料2017、2018年自临朐农商行开具的银行承兑汇票金额分别为0.51亿元、0.67亿元。

与关联方银行进行借贷等业务并没有问题,但是在2017、2018年,联科科技还通过关联供应商取得银行贷款,即所谓的“转贷”。2017、2018年,联科科技通过关联公司山东昊星硅业有限公司、青州东坝供热有限公司实施转贷,金额分别为6760万元、8696万元,两年间联科科技还曾开具无真实交易背景的票据,金额共计3408万元。

信披或遗漏诉讼事项,曾因私自气改煤受罚

联科科技招股书显示,“公司不存在对财务状况、经营成果、声誉、业务活动、未来前景等可能产生较大影响的诉讼或仲裁事项”。但经过我们查询公开资料发现了2020年8月,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山东省分公司与联科科技的保证合同纠纷裁定书,虽然该裁定书未予以公开,但在联科科技2020年12月提交的更新预披露招股书中,公司并未披露这一事项。

联科科技业绩下滑,内控问题屡教不改

而结合联科科技在过去几年中不断出现的各类违规金融融资及不规范操作,上述保证合同纠纷未来是否将成为公司的一个“雷”,还需广大投资者警惕。

除此之外,根据裁判文书网查询到的“王进超与被申请人宋玉亮、联科科技关于生命权、身体权、健康权纠纷”一案显示,申请人王进超于2019年2月19日向法院申请诉前财产保全,请求对联科科技的70000元银行存款予以冻结或查封相应价值的财产,而此项纠纷同样也没有在招股书中进行披露。

联科科技业绩下滑,内控问题屡教不改

另外,作为一家二氧化硅和炭黑生产企业,联科科技在炭黑生产过程中有部分污染物排放,主要是废气和粉尘,环保问题也是关注的重点。

根据招股书披露,2017年联科科技子公司联科卡尔迪克因私自气改煤受到处罚。根据《临朐县环境保护局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联科卡尔迪克的硅酸生产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文件批准的燃料为山东雷奥新能源有限公司的煤气,但临朐县环境保护局于2017年2月28日调查发现,该窑炉采用的燃料为煤炭,与上述审批不符。对此,临朐县环境保护局要求硅酸生产项目立即停止建设,并处罚款5.6万元。

联科科技在招股书中称,联科卡尔迪克已按照临朐县环境保护局要求整改,并于2017年8月14日通过竣工验收。然而,招股书显示,联科科技2017年至2019年原煤和块煤的合计采购金额分别为3283.96万元、3518.89万元、2888.81万元,燃煤采购金额并未出现大幅下滑,这是否说明联科科技的其他项目生产中依然存在大量使用煤炭的情况呢?还是当时的整改并未到位?

环保一直是公司乃至整个行业重视的问题,2017年山东省潍坊市环保局发文,要求辖区内的炭黑企业全部停产,停产时间为3月11日至3月31日,并视空气质量改善情况适当延长。

另外,根据潍坊市生态环境局网站公示,联科新材料亦出现在“2020年度潍坊市实施强制性清洁生产审核企业名单”中。

随着环保形势趋严,各地、各级政府相关部门,尤其是“2+26”传输通道中的城市,要求炭黑等行业企业上马脱硫脱硝装置,该装置安装费用、运行成本均较高,装置耗电量高,设备维护费用高,联科新材料被列入强制性清洁生产名单势必也会增加联科科技的生产成本,在2019年业绩不顺的情况下,未来联科科技能否恢复增长还存在很大疑问。

联科科技业绩下滑,内控问题屡教不改联科科技业绩下滑,内控问题屡教不改

免责声明:、精准解读,尽在本站财经APP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0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Copyright © 2018-2020 热点新闻网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 信息维权、举报:853029381@qq.com.
免责声明: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 热点新闻网 对此不承担责任.